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鄧聿文:美中文明衝突預設很有可能成真

2019年05月24日 国际关系 ⁄ 共 2310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文明是否有衝突,習近平的回答是「沒有」。在5月15日於北京舉行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習近平向與會的47國代表指出,那種「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暗批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Kiron Skinner)此前不久將中美關係界定為「文明較量」的講話。

 

斯金納的講話也招致美國輿論的批評。如果美國真的如其所稱正在制定基於「文明衝突」的對華關係框架,那麼未來兩國關係可能比美蘇冷戰還要嚴重和危險。

 

將國家關係視作文明乃至種族的衝突,在現代文明看來自然是政治極不正確的。這個話出自美國務院官員之口,讓人驚愕不奇怪。問題是這僅是她個人的意見還是美國對華政策制定者的共識,或者更進一步,這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川普總統對中國的看法。有人就認為,斯金納此話是在傳遞川普的某種思想。不管是否有此意,很多人覺得,美中文明衝突不可取也不可能實現。

 

但我並不樂觀,我認為斯金納的文明衝突的預設很可能在不久之未來「不經意」間會成為現實。為什麼這麼講?許多人把她的這番話同美國知名的政治學家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掛勾。後者的看法是,冷戰後的新世界,衝突的根源主要將是文化的而不是意識形態的和經濟的。雖然民族國家仍將是世界事務中最強有力的角色,但全球政治的主要衝突將在不同文明的國家和集團之間進行。文明間的衝突將主宰全球政治,文明間的斷裂帶將成為未來的戰線。亨氏並認為這種文明衝突將在伊斯蘭文明、儒家文明和基督教文明間展開,設想了一場中日(儒家文明)和美俄(西方文明)的文明大戰。

 

和亨廷頓將美俄衝突視作西方文明的內部矛盾一樣,斯金納也把美蘇冷戰看作西方內部的爭鬥,而美中之間則是「全然不同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的對抗」,中國是美國遇到的第一個非白人對手,對美造成的威脅,程度將超蘇聯。我將亨氏和斯金納並說,是要指出在美國學界,文明衝突論也是一支脈絡。在他那本《文明的衝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書的序言中,他承認該書在中國和其他地方「被批評為可能提出了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即文明的衝突由於我預測其可能發生而增加了發生的可能性」。而冷戰後的現實,如「911」恐怖襲擊,伊斯蘭國以及烏克蘭和俄羅斯的衝突,似乎印證了亨氏的文明衝突論確實存在,而且有擴大趨勢。

 

就美中衝突而言,不幸的是,習近平目前的做法給美國鷹派提供了文明衝突論的佐證。比如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按照中國官媒的說法,是習近平早在2014年的亞洲信任與協作大會上就計畫要舉行的。習為什麼要謀劃搞這個會?名義上是亞洲不同文明的平等對話,突出亞洲的色彩和價值,實際是在文明對話的幌子下,向亞洲國家販賣和推銷中共/中國的價值觀,讓它們學習中國的做法和發展模式。那麼在美國看來,中國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習近平宣導亞洲共同體,是不是含有要亞洲國家拒絕西方文明,在所謂亞洲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鑒」中,將中華文明輸出給亞洲各國,將亞洲變成中國人的亞洲的意思?

 

隨著經濟發展和國家實力的壯大,中共提出了「四個自信」,包括「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這不僅僅是喊口號,而是有目的有計劃和手段向外推廣的。你可以把它看作推銷中共的發展模式,也可以把它看作推銷中國的價值觀和中華文明。因為發展模式背後必定是有價值觀和文化做支撐的。但是西方學者和政策制定者,比如上面提到的亨廷頓和斯金納,在談到文明與意識形態的關係時,往往將兩者分開,好像國家之間的文明衝突,同意識形態無關。換言之,在他們看來,意識形態的衝突是意識形態,文明的衝突是文明,前者不包含在後者中。

 

我認為,兩者實際上難以截然分開。現實地看,一國的意識形態,是構成該國文化/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很難有抽離意識形態的單純的文化/文明,因為文明總是活的,文明衝突指的是當下活的文明衝突,而當下的文明是包含一個國家的意識形態在內的。否則,所謂文化/文明就變成了已經逝去的傳統文化。而過去的傳統文化/文明是構不成對另一文明及其代表國家的威脅的。

 

如儒家文明,如果說它構成了對西方文明和美國的威脅,絕不是指的孔夫子開創的儒家學說及其在幾千年的發展中形成的傳統文化,因為這樣一個傳統文化,早在150年前的鴉片戰爭就被西方打敗了,怎麼可能再威脅西方?能夠威脅西方文明和美國的,一定是混合了共產黨的價值體系、統治方式和發展模式的當代中國文化。別看習近平這幾年似乎很強調和重視中國傳統文化,但這樣一個改頭換面的中國文化,真正有多少傳統儒家文明的東西,是大可懷疑的。實際上,把中共的這套文化冠之以儒家文明,既是對儒家文明也是對中共的錯誤理解。不否認中共的文化裡有中國傳統文化或儒家文明的一些基因,但其主導作用的還是中共自身歷史形成的黨文化。這個黨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有關聯,但更多是由中共的意識形態和運作方式構成的。而在今天,它又帶有習近平個人的色彩。

 

從斯金納看,美國對華政策制定者一方面在實踐中感受到中共/中國的威脅,另一方面在理論上沒有區分中共黨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儒家文明,而是將這個威脅看成是由中國文化帶來的,把中共作為中國統治者所實施的意識形態排除中國文化之外,因此才會說出美中文明/種族衝突論的話來。但由於這種混淆,當兩國在全球競爭和博弈的態勢進一步加劇,美國錯把中共等同中國,把中共黨文化和意識形態等同中國傳統儒家文明,把中共威脅等同中國威脅,從而加以打壓的可能性今後會越來越高。這無疑也會激起中共以文化/文明的名義對美國進行反擊。習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對美國的指責即是一例。

 

因此,誠如亨廷頓所言,美中文明衝突的預設未來很可能成真,甚至不排除兩國上演文明之戰的可能。

 

                出处 : 上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