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双输: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的真正目标?

2019年06月18日 国际关系 ⁄ 共 2560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美中贸易战和科技战打到现在,对外界来说,判断的难点是特朗普政府的真实意图。以美中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及全球供应链体系的密切,无法想象美中经济和科技会完全脱钩,但是,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又让人越来越多地感到,美国这台列车可能确实在朝着两国经济完全脱钩的方向驶去。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他最近的文章中,忧心忡忡地提醒,中美冲突可能持续百年,外界是否有思想准备?而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也撰文指出,贸易谈判破裂后两国对抗关系进入更加危险的阶段。

 

国学者对美中关系未来的预测同样悲观。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第九届“中日金融圆桌研讨会”的主题演讲中列出了美国有可能将贸易战升级到投资战、技术战、汇率战、金融制裁、冻结中国海外资产等。社科院世经所所长张宇燕则创造了一个新词“规锁”来形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根据他的解释,“规锁”的基本意思有两个,一是用一套新的国际规则来规范或限定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行为,二是借此把中国在全球价值链的位势予以锁定,使中美在科技层级上维持一个恒定且尽可能大的差距;此外,也不排除由“规锁”过渡到“遏制”的可能性。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认为特朗普对华政策有三个基本点,即脱钩、限制和施压,“修昔底德陷阱”最后有可能在美中之间自我实现,两国存在爆发全面军事冲突的风险。

 

这些国内外一流学者对美中关系的警告,让人们看到事情的严峻性。有人或许要问,特朗普政府难道不清楚,以中国的体量和反击能力,美国不可能不受损,也不可能受损很少?

 

人们看到,特朗普经常在推文中宣称,对中国加征关税受损的只有中国,美国只会受益,为强调这点,他甚至不惜用夸张的语气表示,关税战会把中国打趴下,而美国毫发无损。

 

很显然,特朗普在贸易战问题上,秉持的是一种零和博弈的思维。从博弈论的角度看,两个竞争对手在博弈时,存在着三种情形,即正和博弈、零和博弈和负和博弈。正和博弈是双方都有失有得,区别只在于一方得失多少。零和博弈追求的是自己的绝对利益、绝对安全,对方的绝对失败。负和博弈则是双输,不存在赢家。多数博弈属于正和博弈。而在博弈双方力量对比太悬殊的情况下,容易出现零和博弈。负和博弈按理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因为没人想输,但由于博弈是动态的,受多种因素影响,所以不排除实际上会出现双输的结局,而且这种情况也并非罕见。

 

特朗普政府有全面遏制中国的意图,估计很少有人怀疑这点,但它和中国的博弈,属于三种情形中的哪一种?英国人罗思义对此的看法是负和博弈,用他的话说,特朗普的真正目标是“双输”。他的文章发表在观察者网上。他的中心意思是,如果特朗普想延缓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崛起速度,贸易战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如果对美国的伤害是适度的,而中国付出的代价是严重和持久的,特朗普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前一种损失可以接受。基于这种逻辑,“地缘政治而非美国利益最大化至上”是特朗普的真正目标。

 

中国的自由派对这位前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可能不感冒,因为这位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常为中国政府辩护,批判美国。我倒是同意他这点,觉得他说得比较透彻。我前不久同两位美国华裔学者交流过这方面的看法。他们也得出了和罗思义相似的结论。这两位学者在美国生活了二、三十年,在我看来,他们对美国社会尤其精英阶层有着长期观察和研究。如果说罗思义的政治光谱是左,那么,两位华裔学者一位可称得上是右,在中国网民眼中甚至有点“反华”色彩,另一位的立场则显中立。上述三人对特朗普政府和美国精英层的看法如此接近,这似乎不是一个巧合。

 

事实上,前面提到的张宇燕在他的文章中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说,与他打交道的美国右翼学者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与中国打贸易战,美国是受损,但只要中国的损失更大,美国就赢了。张宇燕还说,美国右翼学者对输赢的理解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即能否通过重新构造一个世界体系,并使之利于美国,来确保与中国的差距。

 

很多人如今在谈论“冷战”,他们相信,未来的世界特别在科技领域会形成一个分别以美中为主导的体系。可以称之为在新形势下以新形式出现的新“冷战”。特朗普想不想和中国打一场新“冷战”?骨子里是想的,但他基于连任考虑,或许还不至于要和中国彻底闹掰。而他的鹰派团队则不一样,他们已经掌握了华盛顿的对华政策话语权,早就想和中国进行一场除战争之外的全面对决(必要时也可以和中国打一仗)。美国精英阶层的这些鹰派,在遏制中国已经成为跨党派共识的基础上,走得更远。他们认为,不如此不足以遏制中国,现在围堵已经有点晚了,若再过五年或十年,即使举美国全国之力,可能也遏制不了中国。如果无法遏制中国,那将是美国梦魇的开始。而中国鹰派这些年战胜美国的论述和口号,则佐证了他们的判断,使他们相信,从确保美国国家利益即维护美国全球第一的角度看,打击中国是绝对必要和“政治正确”的。

 

这实际可以认为是,美国鹰派也要和中国赌一赌国运,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和中国这个庞然大物赌国运,美国遭受的损失会很大,如同中国人常讲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在他们看来,美国如今在经济、军事、科技、价值观和同盟体系上有碾压中国的全方位优势,不怕和中国打这场国运战,让中国永远构不成挑战美国的力量,那么长期看美国就是赢了。

 

换言之,特朗普政府在发动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和科技战时,已经把中国的报复考量在内,知道在中国的反制下,美国企业、农民和消费者会蒙受很大损失,甚至精确计算过这种损失,然而只要能拖住中国的发展,让中国永远威胁不了美国,永绝后患,此种双输就是值得的。

 

这样来看,假如在6月下旬的G20会议上美中两国领导人不能就贸易战和华为问题达成重启谈判的共识,特朗普会对余下的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若中国报复,很可能将目前的极限施压措施从贸易和科技延伸到其他领域。即使能够达成共识,也不过是推迟了双方全面对决的时间。但特朗普政府中的鹰派不会让这个时间拖得太久,因为他们清楚,拖得越久,对中国越有利,要绞杀中国反而越困难,故他们会找其他借口或理由向中国发难。今后看到美中“双输”对赌成为一个常态,是不奇怪的。这也许是一场混合了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和文明较量的新型冷战,直到决出胜负。

 

              出处 : FT中文网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