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鄧聿文:從北京邏輯看香港未來

2019年06月25日 台港澳 ⁄ 共 203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香港出現回歸以來百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背後凸顯的是香港市民對內地司法制度和中央政府的高度不信任,這種不信任是長期積澱構成的,它不僅直接影響北京和港府對此次事件的處理,而且也鉗制著香港在後回歸時期乃至50年後「一國兩制」的安排。

 

隨著港府無限期擱置條例的修訂,以及特首幾次向市民致歉,應該說,香港反對派和市民在這次同港府與北京的較量中小勝了一局,如果反對派和市民再接再厲,持續進行遊行,不排除他們的其他訴求也會實現,但讓特首林鄭月娥下臺這個最主要的訴求,北京恐怕不會答應。因為這是北京掌控香港的關鍵。比起撤回條例來,中途換特首會被北京視為原則問題,不太可能輕易讓步,尤其它還關乎習近平的個人權威。

 

但不論事情如何演化,此次香港反對派和市民的遊行抗爭,都會進一步加劇北京對香港的負面認知,按照北京的邏輯,該次事件是因為反對派蓄意反中,外國勢力插手以及香港市民沒有國家觀念所致,這樣來看,北京今後將加快中港兩地政經一體化的步伐安排,香港在國家發展大局中將不可避免地邊緣化。甚至50年過渡期結束後,「一國兩制」即使存在,很可能也會被抽乾內容。

 

不妨假設,反對派和香港市民的「反送中」抗爭最終獲勝,全部訴求實現,首先受到威脅的將會是香港民主。因為北京對民主會有更深的恐懼,擔心反對派乘勝發起普選訴求,故為撲滅反對派的想法,北京會更緊抓住特首選舉不放,即使形勢真的發展到北京不得不放棄小圈子選舉,也會提出很多具體條件讓特首選舉按北京的意圖進行。

 

在內地和香港關係中,客觀來看,隨著中國經濟崛起,香港作為轉口貿易和資金中轉站的地位和作用有一個自然的下降,不可能維持回歸初期更不用講中國改革初期的相對優勢。如果說,過去這種下降表現為一個自然過程,在經歷2014年的占中大遊行後,北京將香港納入整個國家發展的大盤子裡統一規劃的主動性提高,這不是說以前沒有意識到這點,但過去確實在這方面不積極。這一方面是紓解香港經濟發展之困,緩解香港中下層市民因經濟惡化特別是年輕人因就業機會少而轉向參與政治;但另一方面,也會導致香港經濟對內地的依賴增強。而後者正是北京所需的,也是它要達到的一個目的。

 

從此角度,可以看作中央事實上在接盤香港。其中,香港參與「一帶一路」特別是粵港大灣區的提出和實施是最明顯的表現。按照北京的設想,大灣區將使香港經濟更深地和內地融為一體,完成兩地的一體化。「6.9」和「6.16」大遊行無疑會促使北京加快推進大灣區建設的進度,並出臺更多讓兩地融合的經濟措施。對香港而言,它並非不明白北京的意圖,但無力拒絕,這有港府完全聽命於北京的政治因素,然而經濟上的虹吸效應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

 

北京在經濟上邊緣化香港的同時,也在政治上一步一步地蠶食其自治空間。不管本次《逃犯條例》的修訂是否有北京因素,客觀上都會動搖「一國兩制」,所以北京是樂於看到港府修訂條例的。

 

有種看法認為,北京這些年干預香港事務,是不清楚香港市民要什麼,其實北京清楚港人訴求,但它無法給,它也明白因此而導致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激進,北京現在的策略就是儘量延緩立法會和特首選舉向市民開放,將特首抓在自己手上。

 

從實際情況看,自董建華到林鄭月娥,越到後兩任特首,越聽命北京。同時在「一國兩制」的憲制安排上,北京通過人大對具體條文的釋法再解釋方式,影響香港的司法和行政,使得在「一國」和「兩制」關係的處理上,偏向前者。北京又通過白皮書的方式,宣告「兩制」的前提是「一國」。北京所以更多強調「一國」而非「兩制」,直接的背景就是習近平上臺後,自認為中國強大了,香港應該納入中央管治,而非借著「兩制」游離於中央掌控之外。

 

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是否會導致北京提前終止「一國兩制」?外界有很多這樣的擔憂。鄧小平當年提出「一國兩制」50年不變,固然是為了順利收回香港,但確實也是認為,50年後,內地的發展會慢慢向香港靠攏,而沒必要變。如今「一國兩制」走到中途,內地和香港都已發生大變化。如果鄧在世,是否還會覺得50年後「一國兩制」不變?可顯然,習近平不會這麼看待。

 

香港的本土化、激進化不是經濟上的融合能夠改變的,北京應該清楚這點,所以一些強硬派已在謀劃後「一國兩制」時期香港的政制安排,要求過渡期結束後實行「一國一制」。

 

但我的看法是,如果沒有非常大的意外,比如香港出現大面積暴動,北京應會保留「一國兩制」,儘管50年後,北京理論上和法律上可以廢除「一國兩制」,但真要這麼做,代價太大,因此,北京會保留「一國兩制」的框架和形式,但會通過制度的重新安排,大大壓縮「兩制」空間,使中央對香港事務的干預有法可依。

 

可以說,香港在後「一國兩制」時期的命運,很大程度上都與今次事件有關。我是一個悲觀派,港人若要掌握自己的命運,擺脫未來的上述局面,目前看,恐怕只有一種可能,即中國自己出現民主行動,北京威權衰退。所以我希望港人積極支持內地的民主抗爭,不做中國民主化的局外人。在這個意義上,陸港兩地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

 

              出处 : 上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