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特朗普的让步:一切为了选举

2019年07月06日 国际关系 ⁄ 共 3412字 ⁄ 字号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尽管离美国总统选举还有一段时间,但对特朗普来说,他已经提前进入了选举年,其内政外交都着眼于打赢一场选举战,刚结束不久的G20美中首脑会谈以及随后的特金“问候式”见面都印证了这一点。

 

对于大阪G20美中首脑会谈,人们的期望并不高。在5月初美中贸易谈判破裂后,外界一度怀疑两国首脑是否会在G20见面,主要是不确定习近平是否愿见特朗普。因为根据美国的描述,谈判破裂的原因在于中方临时否认第十轮谈判成果,即中国向美国做出的承诺,那么,此种情形下习近平出席G20会议若拒绝见特朗普,在逻辑上是说得过去的。倒是特朗普给外界的感觉有点沉不住气,频频在推文中用貌似强硬的语气表示,如果习近平不来大阪或来之后不与他见面,没关系,有关税武器对付中国。直到G20会议前两国首脑通话,习近平确认出席大阪G20会议并同特朗普见面,情况才明朗。

 

但对这场高峰会两国首脑能取得什么成果,舆论起初是不看好的。一场“成功”的首脑会谈,需要相应充足的时间准备,特别是美中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国家,又刚刚闹了一次别扭,会谈要取得如期成果,双方的工作团队前期必有艰苦细致的工作要做,而在上次谈判破裂后,双方已经停止互动,显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让双方首脑达成贸易协议,是不切实际的。假若特朗普怀有此种愿望,只能说明他过于幼稚,或者就是对美国的实力或者他特有的交易艺术过于自信和一厢情愿。当然,特朗普事实上也大概知道不可能迫使习近平签署什么协议。舆论最好的期待也仅仅是美中首脑是否会宣布重启贸易谈判。

 

不过结果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主要在三方面。一是对华为,特朗普同意美国企业恢复卖产品。尽管之前有美媒披露习近平答应和特朗普见面提了三个条件,其中包括解除对华为的禁令。然而,考虑到美国行政当局以及国会动用国家力量,并迫使盟友打压华为,普遍认为,即使习近平真提出了这样的条件,特朗普也不可能同意。纵使华为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目标,但在美国鹰派看来,华为比贸易谈判还重要,因此,假使特朗普答应习近平的条件,美国打压华为的正当性将荡然无存,而且将盟友置于尴尬处境。现在的情况是,虽然特朗普未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中除名,可也表示华为的问题可以留待以后再谈,并允许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售不涉及安全的产品,依然使不少人大跌眼镜。

 

二是对香港新近发生的大游行以及新疆再教育营问题,特朗普不置一词,没有响应外界关切。比起华为事件来,特朗普在这两件事上的沉默恐怕更出乎许多人的预料。在香港大游行发生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发表了看法,美国国会甚至威胁要出台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审查香港人权状况,并和独立关税区地位挂钩,被中国批为干涉内政。特朗普本人对香港游行也有所关注。在这种状况下,会前有香港市民和外国人权组织施压G20的其他19个国家,在会议上向中国政府提出香港问题。外界因此预判,特朗普在和习近平的会谈中,肯定不会放过这两张牌,迫使中国在贸易谈判上让步。但是,特朗普居然连提都不提,让很多人大失所望。

 

三是对余下的3250亿美元产品关税,特朗普也同意不再加征。虽然中国政府一再表示不怕打贸易战,有必要时也可以打贸易战,但鉴于中美在贸易数额上的严重不对等,如果余下的3250亿美元产品也加征25%的关税,对中国经济势必会产生严重冲击。之前的2500亿美元产品关税,已经影响了中国经济和对中国未来的预期。而美国政府在G20会议前,召开了3250亿美元商品关税的听证会。不管余下关税最后以什么形式加征,加征多少,肯定会进一步恶化信心本已脆弱的中国经济,当然不是好事。如今特朗普表示不再加征,而此前多数人的预测是,特朗普即使不加征,也要等下一步谈判的进展再决定。

除上述三方面外,如果按照中国官媒的报道,特朗普在特习会谈中,还对以下事情做了有别于以前的表述:“美方愿同中方达成彼此都可接受的贸易协议”,“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和稳定为基调的美中关系”,“欢迎留学生来美国留学”等。假如官媒的报道准确,特朗普在原先的立场上也有很大让步。如“彼此可接受的贸易协议”,这是中方的一贯立场,美方要求的是绝对单赢,而特朗普的这个最新表述,表示他接受了中方立场,从而意味着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会对中方的核心利益做出一定让步。

 

而对于特朗普所做的这些让步,习近平只是承诺购买美国的农产品。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两个让步在价值上是严重不对等的。特别是考虑到,中方此时需要的是以时间换空间,而特朗普通过这次首脑会谈,不仅给了中方缓冲时间,也给了缓冲空间,人们的确难于理解,仅仅一个多月后,特朗普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中国的态度来了一个U形变化。

 

特朗普自然没有变成另一个人,变的只是他对事情的考量,即:特朗普是从最大程度有利于连任的角度,来对待美中贸易谈判和华为的。

 

一种看法认为,贸易战固然拼的是双方的实力和筹码,但也比的是耐力,谁能熬到最后,谁就是赢家。在这方面,中国的体制特点使得中国政府可以调配的资源比较多,而且持续性强,美国似乎就要逊色一些,但由于美国的国家实力、财富规模和民众的爱国精神,美国在大国中的耐受力其实是很高的,只是在这里要区分美国作为国家和政府,以及美国政府和特朗普本人的角色不同,以及对耐力理解的差异。特朗普不久就要面临大选,即使美国的耐受力最后证明比中国强,这对他而言也是没意义的,因为如果特朗普不能使美国经济欣欣向荣,他很可能会输掉大选。而贸易战进行到目前已对美国经济有所影响,至少在股市上已经表现过,如果规模扩大并继续较量下去,根据多数美国研究机构和经济学家的研究和计算,对美国经济会有很大影响,并推高物价。

 

人们看到,自美国政府对华为发出禁令后,与华为有商业往来的美国高科技企业并不情愿遵守禁令,并采取在海外设厂的方式继续同华为做生意。新一轮关税听证会遭到多数企业反对。特朗普在首脑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就是这样解释他的行动的:他说美国企业要做生意,美国虽然可以立即给中国加关税,但贸易谈判不着急,慢慢来。他又非常关注农业州的农民和股市。毫无疑问,贸易战再打下去,这两者会是“重灾区”,若人数庞大的中产阶级再受物价波及,他的连任梦想恐将破灭。眼下,他的民调支持率已经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因此,如果不能连任,特朗普在做完四年总统后有可能会遇到很大麻烦。这自然会使他有很大的危机感。

 

在这点上,中国“鹰派”学者金灿荣比国内许多自由派人士看得更清楚。他认为,特朗普目前的心态是一条路走到底,铁了心要连任。因为他执政两年半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如果只做四年就下台,很多他想做的事就做不成,支持者会对他失望,不会维护他,而整他的人更加铁了心整他,这样他就会陷入很危险的境地。而连任做八年,有一部分政策是可以得到落实的,这样支持者就会保护他,反对者有一部分也会转而支持他,他就安全得多。因此从政治安全、法律安全的角度讲,特朗普和他的家族是一定要寻求连任的。

 

特朗普商人出身,喜好交易,本就没有鲜明的价值倾向,在连任压力下,很难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考量问题。执政两年多来,他四面出击,表面看来气势很壮,但实际除了国内经济有起色外,在国际事务方面,并没有几件成功的。无论叙利亚、委内瑞拉、古巴、朝鲜还是伊朗,都没有搞定。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和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因此,特朗普若要连任,必须有能让美国选民信服的政绩,包括经济表现和外交业绩。如果能啃下中国这块最大最硬的“骨头”,几乎可以说他的连任笃定成功。但同中国的几轮较量下来,他发现要轻易拿下也不容易。如果不照顾中国或者习近平在意的“核心利益”,在大选前要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估计不大可能。这就使得他在原来强硬的立场上后退。只是现在退让的幅度让人感觉有些大。

 

他临时起意,在韩朝边境非军事区会见金正恩,也是出于这一考量。此举典型见证了特朗普特有的外交风格。特朗普计算的是他作为第一个美国在任总统踏上朝鲜领土,就好像去年他在新加坡会见金正恩,追求的也是第一个美国在任总统和朝鲜领导人见面一样。他想要的是这种“形式”第一,尽管它不会为美国国家利益带来实质的东西,但至少对特朗普没有害处,新闻的轰动效应或许还有助于选情。

 

这就是特朗普盘算的目的,一切为了选举。但对中国或其他特朗普要围剿的国家来说,一个未知变数是,既然特朗普为了连任可以退让,一旦他连任成功,没有后顾之忧,会不会再次变得强硬,甚至更强硬。这个问题在此提出来,存疑。

 

        出处 :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