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正文

習近平將更嚴厲對待香港

2019年07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145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香港七一遊行出現衝擊立法會事件,是否影響習近平權力,並迫使北京檢討治港政策,對觀察家們來說,或許是和它對香港社會產生衝擊同樣重要的問題。

 

在我看來,該事件以及之前香港市民「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不大可能直接衝擊習近平穩固的強人政治地位,但會導致北京改變對大遊行性質的判斷,之前北京力圖維持一個表面不介入態度,而少數激進抗議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為北京今後對香港實施更強硬管治提供強有力理由。

 

自香港反對派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發出不合作態度的威脅後,北京就密切注意事態進展,應也做好相關預案。但6月9日香港百萬人大遊行顯然超出北京預估,考量G20大阪會議在即,習近平將和川普見面,北京不想節外生枝,讓習近平在G20蒙被孤立之羞,所以採取相對溫和態度,並試圖和港府切割,所以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公開澄清,中央政府沒有指示特區政府修訂條例。

 

然而,時隔一周第二次規模更浩大的示威,無疑加深北京對香港反對派意圖的疑慮,感受事態嚴峻。不過鑑於遊行隊伍和平井然,當然也是因G20因素,北京對此事的處理還算克制,港府宣布無限期擱置條例修訂,實則等同撤回,特首林鄭也幾次對市民道歉。北京認為,這應能回應反對派訴求,不可能答應特首下台。

 

後者是北京的底線,不會在事關自身權威的問題上,輕易退讓。但這也激起反對派年輕激進群體不滿,他們的目的不只讓特首下台,而是要北京退出干預香港,並企圖通過激進和暴力行為迫使北京後退。

 

通觀北京應對策略,基於三個明顯考量:第一,不能破壞中央政府對香港已有的管控和干預;第二,不能損害中央政府特別是習近平個人權威;第三,避免將香港抗議的憤怒之火波及內地,引發內地民眾仿效香港。

 

北京對香港的管控,除了三大駐港機搆外,特首和港府是直接工具。後者在北京治港體系中具有關鍵地位,北京的意圖必須通過特首施政才能體現。除非香港全民「起義」反抗北京,北京不可能在現在壓力下,輕易丟失特首這個防線。

習近平上台後,大陸官民矛盾未見緩和,反而激化。香港反送中大遊行,雖然北京極力封鎖,但民眾還是能通過社交媒體了解真相。儘管許多民眾不一定支持反對派和香港市民做法,但人數超百萬的大遊行,對北京官僚還是會產生巨大衝擊力。兩次大遊行沒有明顯組織者,市民通過社交媒體組織和串聯,正是讓北京官僚擔憂之處。對他們來說,如果內地民眾從香港大遊行中領悟到這點,很可能形成烽火之勢,對政府絕對是災難。為避免此事波及內地,假如「軟」的做不到,則來「硬」的。

相對前兩者,保障習近平權威的穩定性,更是目前北京處理香港事態的主要出發點。香港遊行抗爭對習近平權力及其在同僚中的地位,幾乎不會帶來直接衝擊,但這並不妨礙習近平的政治強人形象在社會受到相當影響。因為此前他給人的印象是只要在中國範圍內(香港也在中國範圍內)的事,沒有他做不到,而香港示威及港府有程度退讓,顯然被輿論賦予挑戰習近平個人權威的政治含義,損害他給外界營造的強人形象。

對此,習從內心裡是不願接受的,因此必須補救,否則可能形成「破窗效應」。現在G20會議已過去,中美貿易戰得到階段性緩解,這個掣肘他的因素被解除,如果香港執意對抗北京,使他可騰出手來,給反對派「一臉顏色看看」。

不幸的是,抗議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給北京打擊反對派提供最好藉口,北京急需這樣的「彈藥」。中國官媒和駐港機構已發出連串最嚴厲警告,香港警方也陸續拘捕與此事有關人士,表明北京的秋後算帳已到來。可以預見,下一步,在中央與香港的關係上,北京會更多地將香港置於一國之內,更嚴厲對待這個不順服的半自治城市。

 

出处 : 世界日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