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历史 > 正文

鄧聿文:李鵬之死可以讓六四平反早點到來嗎

2019年08月06日 中国治理, 历史 ⁄ 共 2243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中國前總理李鵬去世,李給世人的印象與兩件大事有關,一是三峽工程,二是六四鎮壓。前者是李力主的工程,但也可能是在中國受非議最多的工程;後者則是中國永久的傷痛,而李鵬在其中起了極壞作用,被稱之為「六四屠夫」。

 

今年是六四30周年,上月海外舉行了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不過對民主人士和有良知的一般民眾來說,望穿30年而不得平反,總是憾事一件。現在李鵬終於病逝,是否有可能促使習近平和中共早點平反六四?

 

「屠夫」死了  共產黨少了「包袱」?

 

這麼說是因為有觀點認為,中共所以遲遲不宣佈對六四平反,原因之一是當年贊成和支持鄧小平開槍鎮壓學生的中共元老還健在,隨著這幫老人相繼去世,當局就少了歷史包袱,有可能對六四問題的處理就放得開,會在某個合適的時機平反。

該看法從邏輯上說有一定道理,因為中共政治是一種「老人」政治,「老人」也即中共元老在退休後還具有很大的政治影響力,現任領導人不大可能在他們仍在世時主動去糾正他們曾經反下的錯誤,尤其像六四這種關乎中共命運的事情,當局寧可冷處理,也不會去輕易觸碰。這已形成中共的「傳統」。

 

按照這個推理,隨著李鵬去世,對習近平在未來兩三年內平反六四似乎應該抱樂觀態度。雖然中共多數元老或多或少都要為六四流血承擔歷史責任,但李鵬是除鄧小平外承擔罪責最大的一個。現在這些人相繼離去,來自他們的阻力確實基本消除。或許還剩下最後一個江澤民。江不像李鵬那樣對六四負有血債,但由於他是在六四後上的台,其合法性直接受惠於中共對六四的鎮壓(李鵬鼓動鄧小平鎮壓學生,其直接動因就是想做總書記,假如他知道鄧不選他,或許就不會這麼賣力),因此他可能被看作是當局平反六四的一個絆腳石。鑒於江的高齡和身體狀況,他在世的時間應不會太長。

然而,上述看法忽視了一個本質因素,即隨著中共將六四平反的時間越拖後,其與反對派的對峙越嚴重,在中國民眾中的合法性流失得就越多,也越不可能主動或被動平反六四。事實上,這個看法本身存在一個問題,如果將中共不平反六四歸咎於要照顧政治老人「情緒」,那麼,當鄧小平在1997年去世,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應該去推動六四的平反工作。雖然江的合法性來自六四,但從中國政治的現實出發,假若他宣佈平反,並不會損害其地位,相反,還有助於鞏固其權力。但他沒有這樣去做。一個原因當然是他的最大競爭對手李鵬以及其他的六四元兇尚健在,他不想刺激他們,以免引發這些人對他的政治鬥爭。

 

平反意味開啟民主轉型

 

這是一種解釋,可是,這應該不是江最重要的考慮,他最擔心的還是共產黨的合法性問題。因為平反六四不僅僅是對這一悲劇的重新評價,隨著平反而來的一定是中國社會的民主轉型的開啟,是這個過程的一連串化學反應的開始。由於中共歷史上的作惡太多,那些在歷次政治運動和鬥爭中受到清洗的無辜者,還有死於大饑荒的幾千萬人要不要賠償,現實中對中共不滿的民眾又會如何對待中共,等等,可以說中共對此根本未有心理和行動上的準備,當局害怕在民主轉型中被群眾拋棄。

這不僅導致江澤民不敢平反六四,也是胡錦濤不敢平反六四的原因,同樣習近平也面臨或害怕這個問題。在習剛上臺時,曾有人對他平反六四抱有厚望。因為同江胡相比,他畢竟是乾淨的,沒有沾染六四的血,然而,且不論習自身對六四的看法以及政治理念,他上臺後對政治反對派的打壓和對中國民主的扼殺,又為中共增添了新的罪證,進一步削弱了中共合法性。一些自由派學者在這個問題上有糊塗認識,從習本人的權力而非黨的角度認為,平反六四會是他的一張「老K」,當他感到權力不穩,地位受威脅時,出於保權目的,會打這張牌;或者他的權力非常穩固而非宣稱穩固時,也會打這張牌,現在不打是因為時候未到。一旦時機對他很不利或有利,他會平反六四的。

 

這個觀點成立的一個前提是假定習會主動走向自由民主之路,然而至少他上臺以來的系列作為,是讓人看不到這個苗頭的。即使從策略的角度講,習這樣做是「為進一退二」,但在「退」的過程中,完全讓人感覺不到他有向(民主)進的丁點意圖。就算他有這種想法,然而當它完全無法讓民眾捕捉到,反會使民眾產生誤解,這樣在習認為時機來臨真這麼做時,民眾極可能不相信他,從而又一次錯過變革。

習近平絕不可能轉向自由民主

 

客觀地說,習在施政中不乏靈活性,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一味強硬,在對自己統治不利時會放軟身段,但是,在關於道路和方向選擇的根本問題上,他是絕不可能轉向自由民主的。前不久對九類刑事犯罪人員的特赦已清楚顯示這點。本來借建國70年對政治犯進行特赦以收拾人心是一著非常好的棋,無論對其本人還是中共的統治都有利,可惜他就是不這麼做,只能認為,在中共強硬派看來,在社會人心對中共極不滿的情況下,党對政治反對派的任何可能的讓步——不管是真讓還是輿論把它解讀成讓步——都有可能引發連鎖反應,把黨帶入萬劫不復地步。說白了,也就是習近平和中共強硬派認為,党和反對派的關係,是你死我活,所以不可能在政治上向反對派發出半點緩和信號。

 

這也可以用來解釋中共在李鵬的訃告中,主動提及六四,稱頌李鵬「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而在同樣支持鎮壓六四的陳雲、鄧穎超等元老的訃告中,未見八九六四這樣的詞眼,可見,這反映的是習近平對六四的評價。在習看來,李鵬鎮壓六四確保黨統治了30年,是李對黨的一大貢獻,習要效法更要超越李,確保黨再統治30年、300年,甚至萬年長。在此情況下,就不可能有政治空間的任何開放。

 

所以,對習近平遲早會宣佈平反六四,還是死了心吧。

 

         出处 : 上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