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邓聿文 : 香港事态将会以悲剧收场

2019年08月17日 台港澳 ⁄ 共 2296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自“反送中”百万市民大游行以来,我对香港局势的发展一直有三个忧虑:一是这轮和平理性的抗议会被激进势力裹挟,严重影响香港的经济、社会秩序和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远远偏离了原先的运动轨迹;二是中央政府会力挺特首林郑和香港警方,即便北京在抗议之初曾有撤换特首打算,现在也要一撑到底;三是在港府无法掌控局势,北京认为必要时,解放军会为恢复秩序而戒严。

 

事态的演化正在证实我的忧虑。对激进的学生和市民而言,他们向警察发射激光笔的行为以及阻扰交通要道已经与反修例无关,目的是要对港府施加更大压力从而实现五条诉求(反修例只是其中之一),他们中的部分人的潜在意图甚至是将香港瘫痪;对港府特别是中央政府来说,面对这种他们眼中的“暴动”,也已发出“退无可退无需再退”(人民日报语)的强硬警告。

 

现在的问题是,香港目前的混乱局面是否会持续下去并进一步升级,以及升级之后中央政府是否会出动军队、何时出兵。坊间已在谈论后者。一些人认为北京的警告是“吓阻”战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真出兵,而现在距离出兵还有很大空间,但更多的人相信,北京出兵可能就在眼前。

 

鉴于北京包括权贵阶层在香港有很大的经济利益,香港的自由港角色和独立关税区地位相当长时期对北京还是具有不可或缺和替代的作用,特别考量中美的贸易战和货币战,这对北京出兵香港会构成很强戒备,但是,我也在近期北京不断释放的的讯息中,听到了磨刀霍霍的声音。

 

香港的本轮抗争,用研究社会运动的学者的话来说,是“无政党、无中心、无领袖”的一种新型社运,它不仅于香港市民和反对派以及港府是新的,对大陆和北京而言更非常陌生。由于没有政党和领袖的领导与组织,在一种长期被压抑的心态下,反对运动会天然趋向激进和极端。

 

现在这波激进力量,主要由年轻学生和市民组成。他们不像前辈反对派,有在香港被殖民的生活经历,他们是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里成长,没有对极权政治的恐惧,但是他们对香港的现状、港府的治理和自身的社会处境又非常不满,反修例给了他们一个发泄的渠道,让他们信心大增,以为通过激进行为持续不断的抗争可以迫使北京让步。同时,香港的舆论环境和国际舆论也是支持市民抗议的,这也激发起了他们行动的勇气。

 

很大程度上激进力量的判断并没有错。尽管他们的激进行为已经扰乱了社会秩序,导致部分市民开始对他们产生不满情绪,然而,根据调查机构7月初所做的几场调查,如果政府不做任何让步,有近40%的被访者认为应进一步把抗争升级;42%的被访者认为要“以更多行动瘫痪政府运作”,28.5%的被访者则选择“进一步把抗争的武力升级”;40.5%的被访者同意激进示威的力量,更有高达83.5%的被访者表示,“政府一意孤行的时候,抗争者采取激烈行动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是激进抗议的民意基础。某种意义上可以解释,面对北京连续发出的宣传攻势,示威者何以表示出“不以为然”的轻蔑态度。

 

没有极权生活的体验固然能让激进力量免于恐惧,但也可能使得他们犯下过于轻视对手的错误,从而在该停下来换种方式的时候把激进行为推向暴力程度,最终激起对手的反弹和镇压。考量北京在“退无可退”和“忍无可忍”之后是否会出兵,香港独特的经济地位固然是一个约束因素,但只要香港局势愈吃紧,政治因素终会占上峰。后者包括香港局势对内地的影响和冲击,习近平一尊地位的受损,以及内地民意。

 

北京前期对香港事故的处理,是以不破坏中央政府对香港已有的管控和干预,不损害香港经济地位、中央政府和习近平个人的权威,避免将香港抗议之火波及内地为出发点的,随着抗议升级为暴力,其对香港民生和经济的影响逐渐显现,特别是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北京对香港激进势力的忍耐度正在下降。同时,由于大陆民众通常只能接受一边倒的官媒信息,从而出现越来越强烈的反对香港示威运动的“民意”。一种似是而非的看法认为,极权政治并不真正关心和在乎民意,但至少在香港的问题上,并非如此。北京和习近平已经感受到他们在该事上过于“克制”的“民意压力”,内地“民意”对香港的抗议活动早就高度不满,对北京迟迟不敢采取强力手段解决混乱局面视之为“软弱”。如果香港的暴力抗议常态化,或者目前态势成为长期现象而北京仍然只限于口头警告,习精心打造的政治强人形象极有可能为此崩溃。

 

此前,习给人的印象是,只要在中国范围内的事情,无不按其旨意行事,而他迟迟摆不平香港抗议,会被舆论解读成其权威折戟香港的政治含义。这是习从内心里接受不了的,极权社会,领袖的权威是极重要的,否则在政治斗争中会形成“破窗效应”,极权政体有可能解体。因此,正如中共官媒对香港反对派的诅咒,“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会报”。这个“时候”,可能就是某次抗议意外出现惨剧,或者香港警力无以应对彼此起伏的示威和抗议,社会完全失序。

 

近期,香港亲中议员放风这场抗议是香港版的“颜色革命”,前特首董建华更把“幕后黑手”指向台湾和美国,港澳办两次记者会以及主任张晓明在香港座谈会上,皆指“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下香港压倒一切的急迫任务,正告各种“反中乱港”势力不要挑战中央,香港局势若进一步恶化,出现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驻港部队也对激进抗议表了态。武警和装甲车借“公安大演练”的名义已在深圳集结。北京还抬出邓小平有关香港“如果发生动乱,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预”的谈话。可以说,北京已经做好出兵镇压香港的舆论动员和相关准备,只等一个事件。而近期网上流传各种人物混入示威人群的消息大大增加了这一事件产生的概率。

 

如果香港反对派的激进力量看不到这点,很可能事情最后会以人们不愿看到的悲剧收场。

 

             出处 : 议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