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習近平香港問題可能受誤導

2019年08月22日 台港澳 ⁄ 共 153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香港抗爭兩個多月來,北京的表態一直成各方關注焦點。我有一個大膽猜想:習近平對香港這波抗議的強硬態度,很可能受到北京兩大治港機構——港澳辦和中聯辦誤導。

 

對此,我並沒有直接證據,但邏輯會揭露這點。根據一位密切關注港府修例的香港中文大學教師說法,逃犯條例修訂剛開始確實和北京無關或關係不大,是特首林鄭月娥借在台灣的殺人案自作主張搞的(這也得到坊間部分人認可,包括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曾公開說,北京之前對港府修例並不知情)。

 

林鄭的目的大概是想為北京排除中港兩地引渡難題。她當然不會意識到由此而惹出麻煩。因為有去年在立法會強行通過「一地兩檢」的經驗,在她看來,只要搞定立法會建制派,逃犯條例修訂通過不會有太大困難。

 

林鄭的履歷表明,她本質上是技術官僚,政治敏感性太差,當然也可說她太傲慢,根本未想過逃犯條例修訂和「一地兩檢」是兩個完全性質不同的東西,雖然後者也曾遭到香港反對派狙擊。因此沒有給立法會和香港市民充分討論時間,就霸王硬上弓,以為借立法會的建制派優勢,可趕在北京十一慶典前通過,為建國70年送上一份厚禮。

 

林鄭雖自作主張要修例,肯定也通報中聯辦和港澳辦,得到它們首肯,至少附和。兩辦願為林鄭背書,原因也同後者一樣,認為有「一地兩檢」前例,通過沒問題。據說中聯辦主任王志民5月還給北京打包票:一定要修,一定能過。王和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的動機,看來只能用邀功請賞來解釋。有了兩人保證,北京也樂得港府修例。

 

假如港澳辦和中聯辦對北京的保證,是誤判香港民情,尚情有可原,香港市民普遍反對修例,發起兩次百萬人大遊行,特別是激進派走向反送中前台後,兩大治港機構再向北京謊報「軍情」,誘導習近平對香港事態做出強硬反應,則只能用推卸責任以求自保來解釋了。我為什麼認定它們出於卸責和自保?歸根結底,這是極權體制自身帶來的。

 

中央集權國家的決策高度依賴單一信息渠道,而信息渠道現實中一般由主管部門掌控,他們幾乎壟斷相關信息,這就形成人們常講的部門挾持政策情況,甚至很大程度上,政策和決策由主管部門做出,最高決策者不過是認可而已。現在是信息時代,表面上,獲取信息渠道很廣,但像港澳這樣的特定事務由於具有高度政治性、安全性,中央決策還是嚴重依賴官方正規渠道。習近平上台並沒有改變體制的此種頑疾,反而因極權加重,所有重大事情皆有他一人殺伐決斷,導致這種現象更嚴峻。

 

既然其他部門經常出於部門甚至個人私利,向中央提供不完整甚至虛假信息,使中央做出事後看來是錯誤的決策,港澳辦和中聯辦又何嘗不會出於同樣動機,欺瞞北京?邏輯而言,要掩蓋一個謊言,必然要編造另一個謊言。兩辦要推卸前期修例的信息錯誤,最方便辦法是把責任推給香港反動派甚至港府,這就須盡一切可能汙名化反對派,將反對派打成「亂港禍中」的港獨分子,把少數人的激進和暴力行為誇大上綱,似乎香港已然烽火遍地,北京如不採取強硬手段,恐將由反對派占領。最後誘使北京對香港社運抬出「顏色革命」的標籤,並揪幕後黑手。

張、王能成功誤導北京和習近平,還在中共和習近平以及他們懷有根深柢固的鬥爭思維,只要和我不一條心,你就是異己分子,就是敵人,對港工作處於對敵鬥爭前線,北京更要求他們繃緊鬥爭神經。另外,習骨子裡也是要對港強硬,兩辦「滿眼皆敵人」的說辭正好提供佐證,堅定其強硬立場。

 

有種說法認為,張、王誤導習近平是前常委曾慶紅設的局。根據是兩人為曾氏人馬,整個治港系統還是曾主管港澳事務時的班底。但查兩人履歷,這種說法過於牽強和陰謀論,張可算曾舊部,王則是習主管港澳時提拔上來。我傾向認為,兩人誤導習的原因實則簡單,就是上面講的基於官僚主義修例之前邀功請賞,並在鬥爭思維支配下,為逃避責任而投習所好。從後一點看,習當然也不是完全受騙。

 

            出处 : 世界日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