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特朗普与习近平-从伟大友谊到更大敌人?

2019年08月28日 国际关系 ⁄ 共 233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特朗普日前在推文中,首次用"更大敌人"一词称呼其老朋友习近平,显示了他在北京最新一轮对美商品加征关税上对习的极度失望。此前,特朗普对习赞誉有加,他怒斥过许多人物包括一些国家领导人,但从未对习恶语相向,即使后者5月初拒绝已接近完成的贸易协议,特朗普也只是说,习不再是其朋友了。特朗普对独裁国家领导人一向惺惺相惜,他现在终于明白,领导人的"个人交情",终究无法超越他们的国家利益。

 

北京这次对美750亿商品加征关税,是为报复华盛顿此前宣布的对华3000亿商品征收关税。而后者的关税行为,又是对前者谈判毁约的惩罚。纵观去年以来的贸易战,双方在关税问题上不断威胁和反制,终导致对各自全部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个外界不愿看到的后果。

 

但这个结局对美国政府的鹰派团队来说,可能是"乐得其所"的--或许特朗普是唯一的例外,因为他要为连任考虑。但即使是特朗普,时至今日,对中国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向,他的意图可能非常简单:要么中国投降,要么美中全面脱钩。我6月撰文,认为华盛顿鹰派团队同中国打贸易战的出发点,并非美方公开宣扬的贸易平衡问题,这不过是个借口,而是通过贸易战,借助美国压倒中国的综合实力和优势,将中国打垮,让中国在相当长时期里甚至永远都无法挑战美国,以绝后患。当然他们也明白,要打败中国这个对手,美国不可能毫发无损,然即使美国损失很大,只要中国输得比美更惨,最后胜利仍然属于美国。我把华盛顿鹰派的这个规划,叫做双输战略。很显然,美中互征关税比赛,清楚地表达了这点。

 

华盛顿鹰派双输战略的背后,是要达到不战而让中国屈服之目的。此处之"战"指的是热战,同中国打一场大规模的热战,代价非常高昂,它有可能升级为核战争,哪怕不打核战,常规作战由于现代武器先进,死人不用说,对国家造成的破坏也会非常惨烈。所以对华盛顿鹰派而言,能够用非战方式取得利益就尽量避免战争发生。

 

不过,特朗普本人可能高估了美国的力量或者轻视了他的对手习近平"奉陪到底"的决心。中国官方这个词容易让人认为只是出于宣传目的,骗骗民众,鉴于中美贸易的高度不对等以及中方手中缺乏足够的反制手段,许多人可能也包括特朗普并不会认真看待中方的"奉陪到底",即便北京在这一轮加征关税之前都说到做到,但在华盛顿对余下3000多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后(10%的关税是有讲究的,它既是为了避免这轮关税伤害到美国民众,也可能是要传达给中方一个信息,这多收的300亿关税对中国庞大的贸易盈余只是一个零头,中方不能再反制了),虽然北京照旧威胁要报复,但普遍觉得这次它会克制。特朗普称习近平为"敌人",可以把这理解成他轻视了习的报复。

 

然而,特朗普虽誓言美中经济彻底脱钩,但也非易事。中国过去对美国的经济侵略(用美方的说法)用的是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培养了美国民众和企业对中国产品和市场的依赖。当特朗普威胁动用1977年签署的国家紧急状态法要美企撤离中国后,市场反对之声四起。可见,除非特朗普真敢动用IEEPA(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否则,仅仅升级关税,美中经济要彻底脱钩,会持续一个较长时期,至少需要多年时间。而动用IEEPA,以一种剧烈方式脱钩,由于根据该法案,中国被视为美之敌国,因此,两国完成脱钩之日,也就意味着进入热战的时间表。

 

何以这样讲?过去40年中美维持稳定与和平的关系(一度还很友好),靠的是共同对付苏联的威胁以及经贸和文化交流这两根支柱。在苏联威胁消失后,特别是当中国自身成为美头号战略对手,两国关系的维系基本依靠犬牙交错的经贸和人员往来,它们被北京视为中美这条大船的"压舱石"。如果"压舱石"没有了,由此带来及增进的利益各自归零,以前出于顾忌"大船"的沉没而被压制的其他诉求、冲突和对抗,就无须再共同管制了。而中美潜在的对抗点恰恰又很多。在台湾、南海、朝鲜、太空、网络等方面,两国都有挑起冲突的冲动。可以认为,双方都在为未来爆发的军事冲突做准备。

 

美国学者罗特科普2013年发明了"凉战"(Cool War)一词,凉战介于热战和冷战间,比冷战稍微热一点,其意思是,尽管没有实际战争,看起来交战双方却几乎总在采取进攻行动,不停地寻求伤害或削弱竞争对手,或通过侵犯国家主权、渗透防御来获得对竞争对手的优势。美中目前状态实际就是在进行"凉战"(这个词本是为中美量身定做的)。凉战是以贸易战的形式出现,或者称为经济战。现在正处于经济战的中期阶段。若特朗普启用IEEPA,则进入经济战的后期,从法律上说是正式的战争形态。因此双方不会不考虑关系恶化后的冲突问题,为可能的热战做准备。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并恢复中导试验显然是针对中国而来。

 

传统看法认为,鉴于双方均可多次毁灭对方,核大国之间不可能发生战争,最多是代理人之战。但基于美苏经验的这个结论未必适用美中。因为极可能引发美中军事冲突的台湾、南海和朝鲜问题涉及国家统一和领土主权,而这一点在美苏争霸时不存在。尤其前两者是中国自身的问题,关乎北京的生存空间,而保护台湾也是美国的霸权责任所在,所以最容易诱发战争风险。很有可能,当中国在贸易战上被美国打败,两国完全脱钩,北京下一步将谋求用武力统一台湾,因为此时武统的代价会大大减少;或者,在华盛顿不能通过贸易战打败中国,美国鹰派则有可能在南海制造事端,迫使中国开战。白宫贸易顾问、美国超级鹰派纳瓦罗在他前几年出版的《美中开战的起点》一书中就预测了美中开战的多种方式,并谋划一旦开战,如何在不升级为核战争的情况下和中国打一场全面战。所以尽管战争代价高昂,但为彻底击败中国,美国鹰派不会放弃这个选项。

 

未来几年,天下将会很不太平,苗头在特朗普给习近平的"敌人"封号中已经出现。当然,美中战争的爆发很可能是出人意料的。

 

       出处 : 德国之声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