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鄧聿文:香港的最壞局面剛剛開始

2019年09月03日 台港澳 ⁄ 共 2376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8月最後一天的香港局勢讓人極為憂慮,示威者的暴力程度較上周又有大幅上升,致使多名港警鳴槍示警。

 

抗爭策略值得檢討

 

7月初,我曾撰文談及香港抗爭對反動派的考驗,指在使反抗運動不升級到暴力程度,同時又要釋放市民對結果的渺茫而導致的憤懣情緒間保持平衡,是香港反對派要做的事。如果在這兩者間找出一條路子,香港的抗爭或許會打開一片天地,否則,將有可能以悲劇收場。

 

遺憾的是,和理非的全民抗爭被少數人的激進和暴力行為所裹挾,導致香港當前出現很多人不願見到的亂局,終招致港府和警方在8月30日對中國官媒眼中的所謂「亂港」分子進行大抓捕。我非是要責怪被稱為「勇武派」的激進人士,他們的激進乃至某些暴力行為自有其因,或者如他們所說,是被港府的傲慢和警方的濫施警力所激怒,別無他法,只能以暴對暴。然而,不管具體誘因為何,抗議運動的暴力升級總是為警方的鎮壓提供了方便的藉口。因此,這種玉石俱焚的抗爭策略是否得當和必要,值得檢討。

 

毫無疑問,香港警方30日對反對派的一干人馬實施抓捕激起了勇武者的怒火,並在第二天的示威中引爆,而警方之所以要這麼做,很可能出於以下幾點考慮:一是8月25日抗爭行為的暴力及其對公共安全的危害超出了警方能夠容忍的程度,當天的混亂局面確實是自6月抗爭以來最嚴重的;二是港府和警方擔憂31日會出現比25日更激烈的暴力;三是隨著十一國慶還有一月到來,港府和警方受到北京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後者或許給港府和特首下了死命令,必須在國慶前解決香港問題,不管用什麼方式。

 

警方此次抓捕行動事前其實已有端倪,在這之前,特首林鄭在回應反對派的「五大訴求」時,不僅態度相當強硬,且對外界熱議的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法沒有明確否認,還表示對暴力示威將使用適度武力,而中國官媒也對緊急狀態法放風。

 

對北京而言,儘管它不希望在十一國慶前香港繼續亂下去,但大概也明白,港府和香港警方要控制住局面非常難,所以已經做好了隨時武力干預的準備。北京的干預不會出動駐軍,而是動用大陸公安和武警,最近連續調用大批武警和公安進深圳就是一個最明顯不過的信號。北京的想法是,如果最後不得不和香港反對派攤牌,那晚攤牌不如早攤牌,北京現在是坐等攤牌的時機。從這個角度看,說香港局勢越混亂北京越「高興」也未嘗不可。所以,未來幾周假如香港出現極端情況,那麼早則十一前,晚則國慶閱兵過後,港府將會根據北京旨意,在全港實施緊急狀態法,大陸亦有可能出動武警公安助港府維持秩序。

 

北京決無可能讓香港民主

 

事情如到這步就真正是玉石俱焚,兩敗俱傷。或許這也是某些勇武者的目標,他們巴不得港府戒嚴,最好是北京出兵。但問題是,港府特別是北京固然會因此而承受很大代價,可只要這個代價不使北京傷筋動骨,最後的輸家就一定是香港人民。因為這次不像六四,北京未失民意,相反,出兵有強大民意支援;而且,北京的代價是由抽象的政府甚至國家來承擔的,而不是具體的個人。就算習近平個人的地位或許受到衝擊有所動搖,但若不能改變北京的做法,絲毫無助香港的處境及由此帶給每個香港市民苦難的改善。所以,雖然同是代價,可香港的代價是要落實到每個市民身上的。

 

北京在鎮壓香港抗爭後,於國際社會壓力下,是否會給予香港普選民主的機會?我的看法是,當年港英當局將「六七暴動」鎮壓,也沒有改變香港的管治結構,今天北京同樣決無可能讓香港民主。有報導說,港府之前打算完全撤回修例但北京不同意。不管這個報導是否屬實,港府拒不答應反對派的「五大訴求」,背後反映的肯定是北京的意思。因為北京已經把香港的這次抗爭,定性為亂港反中的「顏色革命」,在這個問題上,北京是不會後退的。因此,香港的抗爭一旦被北京以武力平息,反對派被港府收拾,北京能夠維持「一國兩制」的大框架已屬不易,就別提雙普選了,大概率在50年過渡期結束後北京都不會讓香港實行雙普選,假如屆時中共還統治中國的話。

 

 

半月前,我同香港中大一位密切關注修例和抗議的老師探討北京最後是否會出兵來解決香港亂局,他的意見是,在北京出兵前,港府還有三大硬手段可使用:1)大規模抓捕和關押激進示威者,從肉體上控制核心成員。2)在局部地區戒嚴,任何人未經允許不得靠近。3)宵禁,如在晚上十點後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前未經允許不許出門。他說根據他的觀察,無須後兩者,只要香港警方大規模抓捕激進派核心成員,基本能控制住這次抗議。

 

臨界點會在未來的一個月內

 

上週五的抓捕行動正被這位老師言中。雖然抓捕的幾個反動派人物被中國官方稱為亂港頭目,但實際上他們不是此次香港抗爭的領袖,從這點來看,它僅僅是大規模抓捕激進派核心成員的預演。當然,如果把香港警方每次抗議抓捕的人都算進去,已經很多了。

 

不過,週六多地示威抗議的暴力升級表明警方的抓捕舉動沒有起到嚇唬勇武者的作用,反而進一步催生了他們的暴力程度。而警方的應對也跟著升級,根據其說法,多名警員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不得已朝空中鳴槍。事情正在往惡化的方向狂奔,大有重演上世紀「六七」暴動之勢。1967年發生於香港的「六七」暴動,是香港開埠以來在和平時期最慘烈的一次暴力。它也由最初的罷工示威,發展至後來的暗殺、縱火、炸彈放置和槍戰,歷時8月,最後英國政府不得不出動軍隊才把暴動鎮壓下去。只不過,那時的暴動主角是親中的香港左派工人,而暴動過後催生的一部法律是港府欲加引用的緊急狀態條例。

 

本次香港抗爭最後是否會步「六七」暴動後塵?可能性不是很高,原因在於,香港市民要取得大批武器和警方對壘非常困難,幾乎可以說沒有機會;另外,港府和北京也不會坐等事情到這個地步再清場。但局部和一定程度上的暴動則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香港警方接下來抓捕所謂「亂港」頭目的行動不能使勇武者收手,事情就只能往壞方向發展,並迫使警方進一步加強武力戒備,直到一個悲慘事故的出現。這個臨界點會在未來的一個月內。

 

      出处 : 上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