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中朝友谊输油管道:决定朝鲜金正恩政权的真正命门 ?

2017年07月08日 国际关系 ⁄ 共 5330字 ⁄ 字号

博聞社】以下這篇文章,首次披露北朝鮮依賴中國提供的原油苟延殘喘的情況,曝光了中國對北朝鮮輸出原油的內幕,讀來令人唏噓不已。

本文來源微信號,作者不詳。

2016年10月31日午夜,-5℃,北风4-5级,丹东振安区楼房镇星光村却是热气腾腾,这里是朝鲜政权的真正命门。加热到89℃的石油由此经中朝友谊输油管道穿越鸭绿江、到达终点朝鲜新义州油库。

从1975年41年里,这条冠以“中朝友谊”的原油生命线左右着朝鲜的经济和政治维系生命的血液。

2016年9月9日,朝鲜不管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反对,第五次试爆了核武器。迄今,中美等大国还在毫无进展地磋商对朝的下一步制裁,据称:中国坚称应精准把制裁局限在核试验的用途范围内;为了与中国达成共识,美国在草案之初并没有动议中断中国对朝鲜石油的援助。

因此,可以预见,即便进一步的制裁出笼,几乎100%依靠从中国进口的石油并不在制裁范围内,中朝友谊输油管道的使命依然会继续,朝鲜金正恩政权也会因此得到庇佑。

原来的朝鲜通已被封。请继续并置顶朝鲜通二世,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谢谢大家的不舍不弃。

神秘的石油援助

相比较煤炭、粮食,石油是朝鲜最大的制约:没有了石油,就没有了汽车,塑料、化工,没有了飞机、货轮、坦克、军舰、工厂,也就没有金正恩引以为豪的核宝剑。

2014年,中国为了拉拢朴槿惠参加中国阅兵、推动中韩高层互访、降服桀骜不驯的金正恩,连续5个月中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结果是:朝鲜军队油料几乎耗光,就连储备油料也差不多见底,朝鲜士兵在训练时没法使用车辆,团长级别的指挥官不能乘车改为骑自行车。

中國工人在檢查輸油管

中國工人在檢查輸油管

同一年,中国还中断了对朝鲜航空燃油的支援,整整一年朝鲜的军事飞行训练几乎停摆。

2014年底情况突然发生了机,中国将这一整年都拖延的整整8万吨航空燃油,一次性给了朝鲜。在得到燃油后,朝鲜空军立即进行了大规模的飞行训练,金正恩还土豪地自己开着飞机上天视察朝鲜CBD:平哈顿施工工地。

朝鲜的媒体把中国这一改变视为天降伟人金正恩英明领导的伟大胜利,这是朝鲜的一个惯性思维:不管是中国、俄罗斯还是来自美国、韩国、联合国的援助,都会被归功于领袖的恩惠。

11月2日,中国商务部宣布,根据朝方要求,中国政府决定向朝鲜政府无偿提供2000万元人民币紧急人道主义物资援助,用于帮助朝鲜开展紧急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

随后,在朝鲜中央电视台了新闻中,播放了灾区集中发放救灾物资的画面,视频中朝鲜家庭主妇排成长长的一列,每个人的身前整齐划一地摆放着一床崭新的毛毯,仔细一看,就是中国的援助物资。

朝鮮民眾領到中國的毛毯只感恩金正恩

朝鮮民眾領到中國的毛毯只感恩金正恩

令人意外的是:视频用大段特写镜头展示家庭主妇领到毛毯感动地痛哭流涕,对着金正恩元首所在的平壤方向跪拜。

早在救灾之初,为了展示金正恩关的爱人民形象。朝鲜当局一直强调此次重建的主题是:“元首的恩惠”。

今年2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中国宣布再次停供航空燃油予以制裁。但是,中朝友谊输油管道里无偿援助的石油依然源源不绝。

而中国对朝鲜石油的援助则更被容易包装:长期以来,中朝友谊输油管道被视为国际机密不为外人所知。金山湾油库被称为“八三储油所”,瞭望楼上有警备兵,到处都安装了闭路电视,戒备森严

离开两侧布满楼房的柏油路,进入500米左右的乡村道路,星光村小山脚下几个白色圆桶形储油罐设施映入眼帘。有30多名警卫值守在这里。

当地消息人士称,该地是国家重要设施,如果外部人士走到村子周围或乘车到这里,然后下来拍照,就会受到“盘问”和阻止。

丹东市出租车一般不敢驶入,公司周围以及出现在村子里的所有车辆的车牌号都会被拍下来,留下记录。

中朝友谊输油管道是中国第一条出口原油管道,也是目前为止中国唯一的出口原油管道。

该管道起自丹东市振安区楼房镇星光村金山湾油库,穿越鸭绿江,到达终点朝鲜新义州油库,管道全长30.3公里,石油到达朝鲜油库后,再经过大约1公里的管道,最后到达朝鲜的烽火炼油厂,在那里进行提炼加工。

位於丹東的供油站

位於丹東的供油站

这条原油管道建于1975年12月20日,管径377毫米,厚度7毫米,设计管道压力2.5MPa,设计输量300万吨/年。

为了这条输油管道,2010年中国还成立了中朝友谊输油公司,共有103名正式员工,专门负责对朝鲜的石油出口。

出口到朝鲜的石油全部来自大庆油田。出口到朝鲜的石油,从大庆到丹东,不是通过管道运输,而是通过铁路罐车运到丹东油库。

该管道目前输量维持在每年约52万吨。根据一篇1998年同样来自中朝友谊输油公司的技术改造论文,1997年共有547列油罐车进站,若按每列车25节G60罐车(60立方、50吨载重)测算,当年全年卸油不过68万吨,反映了1990年代的平均水平,与现在相比并没有多到哪里去。截至2012年对朝鲜输送石油近3000万吨。

与这条原油管道平行的,其实还有一条同时间建成、平行间距只有1.5米的成品油管道,也曾经是中国唯一的一条成品油出口管道,但早于1981年停输并封存。这一时间点与邓小平调整援助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停止输出革命的时间一致,也可因此理解邓小平时代中朝关系的冷淡。

但无偿援助石油的中朝友谊输油管道却作为中朝传统友谊的遗物幸存下来。历经几代领导人和国际风云,顽强地维系着朝鲜的生命线。

2016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决定加强对朝鲜制裁后,往返丹东-大庆供应原油的油罐车,维持在1天只有1个车次,但从2016年6月下旬开始,增加到每天2至3个车次,反而有扩大供应之势。

狗日的石油

朝鲜本国不生产石油,所需石油全部依赖进口。

冷战时期,主要由苏联和中国向朝鲜提供廉价石油。朝鲜有两个炼油厂:一个是靠近俄朝边境罗先经济特区的胜利炼油厂,年加工能力200万吨,加工从苏(俄)获得的原油,通过铁路油罐车进口原油。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要求朝鲜以硬通货支付,由于朝鲜经济困难,俄方终止了对朝鲜的石油出口,该炼油厂也一直停产。

朝鮮煉油廠

朝鮮煉油廠

朝鲜最大的炼油厂是位于东北的Sungr(胜利)炼油厂朝鲜最大炼油厂,一直从俄罗斯获得原油。胜利炼油厂位于朝鲜东北部海岸的罗先经济特区,年加工能力为200万吨,与俄罗斯铁路系统连接。

另一个是位于平安北道枇岘郡的烽火炼油厂,年加工能力150万吨,上个世纪70年代由中国石化工程建设公司完成援建,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石化专家徐承恩主持建设。

烽火炼油厂主要加工从中国丹东—新义州中朝友谊输油管道进口的原油。

1971-1975年,中国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石油。1976-1979年,每年供应100-150万吨石油。1980-1984年,每年100万吨。1985-1990年,每年约120万吨。朝鲜从中国进口的原油价格在1986年至1990年期间,每年平均约相当于中国向世界市场出口价格的57.7%。

1991年起,中国对出口朝鲜的原油价格作了调整,略低于世界市场价格,还有部分以无偿援助的方式提供。

1996年5月,中国与朝鲜签署了《中朝经济技术协议书》。协议规定:5年内,中国将每年援助朝鲜50万吨粮食、120万吨石油、150万吨煤炭,以上物资一半以上是无偿援助。

《人民日报》1999年1月21日报道,中国政府无偿援助朝鲜的8万吨原油14日全部运抵朝鲜境内。这批原油是继给予朝方10万吨粮食及2万吨化肥的无偿援助后,中方在1998年10月决定向朝方提供的。

《中国财政年鉴2003》:“对外援助支出50.03亿元,完成预算的104.2%。主要是执行中追加了援朝原油经费支出。”

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后,中国政府立即决定向朝鲜提供大规模紧急援助,包括50万吨粮食和25万吨原油。

据报道,根据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中国对朝原油出口量自2014年1月以来已连续24个月显示为零。然而朝鲜国内并未出现明显的油荒,韩国政府通过分析卫星拍摄的影像发现,位于朝鲜平安北道的烽火炼油厂正常运,说明中国并未停止对朝鲜的原油出口。

中國一旦停止供油,朝鮮的煉油廠就要停工

中國一旦停止供油,朝鮮的煉油廠就要停工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中国海关改变了统计方式,不再把对朝援助(无偿或长期低息贷款)的原油计入出口。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网站的数据,2014年中国共出口原油60.02万吨,估计其中大部分(或全部)是提供给朝鲜的。也有人猜测朝鲜而向俄罗斯寻求石油,但由于朝鲜缺乏硬通货,难以从俄罗斯大量进口石油。

据报道,2014年朝鲜从俄罗斯进口了3398万美元的原油。按照当年60-110美元/桶的价格估算,朝鲜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量约为4-8万吨,远小于从中国的进口量。朝鲜的原油进口量从1990年的250万吨骤降至2001年的50万吨,并保持至今。

换言之,朝鲜目前的原油进口量仅为冷战结束前的1/5。即使考虑到可能有部分中国政府的援助未计入统计,这个下降的比例也是非常惊人的。

而中国对朝鲜出口石油量从1996年之前的每年约100万吨,变为1997年之后的每年约50万吨。几乎等于朝鲜的原油进口量,因此朝鲜的原油来源完全依赖中国。

事实上,中国人均能源消费量相当长时间都低于朝鲜,2000年起中国开始快速工业化过程,直到2003年人均能源消费量才超过朝鲜。

在源源不断为朝鲜提供石油援助的同时,中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之一。

不仅是石油(包括原油和成品油),朝鲜的电力和煤炭的消费量也大幅下降,只有历史峰值的约一半,迄今未能恢复到1980年的水平,由此可见,朝鲜的工业和经济远远没有修复。

危险的输油管道

抛开传统友谊不说,中国41年如一日的无偿提供石油,也源于技术上无奈:输送石油与其说是朝鲜金氏政权的生命线,也是中朝友谊输油管道这条生命线的自我救赎。

中朝友谊输油管道输送到朝鲜的都是原油,并不是成品油。而大庆石油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石蜡含量高。石蜡含量高的原油,如果输油管一旦长时间闲置,那么管内残留的原油就会凝固,时间越长,凝固的越厉害。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禁止向朝鲜出口石油,那条中朝友谊管道就将停止工作,时间长了,管道就会凝固堵塞,日后若再次恢复使用,就得花费大量时间和费用去溶解疏通。

因为大庆原油含蜡量高、低温时容易凝结,罐车的卸车和储藏、原油的输送都成为一个技术难题。尤其对这条超过40年的陈旧管线来说,输油能力和管道加温息息相关,需要消耗大量的天然气,维护成本很高,成为政治因素之外另一个制约输油能力的技术经济因素。

朝鮮民眾捧著毛毯痛哭流涕感謝偉大領袖

朝鮮民眾捧著毛毯痛哭流涕感謝偉大領袖

在一篇题为“中国-朝鲜原油管道中方段流动安全性评价”的论文中,来自丹东输油气分公司的作者透露,考虑到原油的粘性、温降、传热系数等等因素之后,输朝原油必须全年加温热处理,加热温度为89摄氏度,出站温度维持在75度。而且,为了防止管道凝结,经过测量和计算后的最小输量是夏季的每小时70立方米,总体不能低于75立方米每小时,并维持稳定运行。

当然,一定的间隔输送也是可行的,但是冬季不能多于2小时,夏季不能多于8小时。由此,按最短时间和最低输油量计算,分别推算出夏季5个月和冬季7个月的最低输油量然后加总,52万吨恰为其总和。

另一方面,这条40年的管线已经老化,尽管中石油在过去几年投入巨额资金进行技术改造,也只是用于系统安全性而非提高输油能力。在《中国石油企业》杂志2014年的一则“中国石油管道公司长春输油气分公司经理邹立军”的报道中,提到这条丹东管线如何陈旧,阀门老化、滴漏严重,到处存在各种安全隐患。

中石油花费大量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可以检索到华油惠博普集团的SCADA自动化系统和东昌科技的罐区消防系统,以及应急抢修队伍的建立等。

因此,中朝输油管线目前维持的每年52万输油量实为管道维持的最低值,而夏季5个月也是停输“检修”的最长间隔,任何停运都不可能超过这一时限,否则会为输油管道系统带来不可逆的影响。这或许是中国输往朝鲜原油停不下来的主要原因,禁运实施也难以超过5个月的夏季时段,一旦入冬就面临着或者重启或者报废的选择。

今年年初,中国商务部发布制裁施行案之后,一篇分析称,“中朝原油输油管长期以来向朝鲜间歇输送极少量的原油,安全性低下,令人担忧。年间最低限度的安全输油量为60万吨,如果减少到其以下,就要注入高价的抗凝剂”。

经过40年的在役,这条管道已进入事故多发期,存在易燃、易爆以及易腐蚀、有毒、易泄漏等巨大风险,成为丹东和鸭绿江的安全隐患。

2015年,管道公司在丹东输油站首次组织鸭绿江水上油品回收应急演练,预备管道在鸭绿江途中泄漏。

根据检测,这条管道存在以下风险:

管道共发现5处一级和191处二级危险等级的磁异常缺陷管段,主要包括焊接异常、金属缺陷及机械应力结合异常;

校验坑管段螺旋焊缝因焊接方法问题存在不同程度的重皮及错边情况,管道6km桩—终点,重皮情况严重。根据现行规范与标准要求,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校验坑内环形焊缝存在余高过高情况,并且成形不良,外观检测不合格。

一份中朝友谊输油公司消防队评估报告称:该消防队属于企业队,装备水平仅够小型普通消防站标准,而该责任区主要是输油公司内的油罐区、输油站、卸油站等目标,有潜在火险威胁面积达0.94平方公里,建议增加设备提高级别。

 

转引自:https://bowenpress.com/news/bowen_144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