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关于解决香港现实危机的几点想法

2019年10月26日 台港澳 ⁄ 共 4389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先说2019年6月以来香港反修例运动的特点:找不到领导者。陶杰先生在与胡锡进先生对话中提到了这一点,原话照录:“啊,当然我们是反对暴力,但是这年轻人现在劝也劝不来,也没有大台,也找不到什么主事的什么什么啊领导人啊~”。何韵诗在一个被采访视频中也提到了这一点:“这个运动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没有任何的领导的人,或是一些团体,而是说真的是一个全民的运动。”陈方安生在接受BBC采访时也说:“现在香港群龙无首,现在是一艘无人掌舵的船。9月28日晚“占领运动”发起人朱耀明在现场讲话时也说:“不是有个大台,而是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大台。”——这些,都符合《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一文中所说的“壳世界”和由原来的“工会组织”演变为“议题组织”的特征。

 

民主的核心是协商,是互相的、有条件的妥协,双方各自让步,找到“双方都不完全满意”的一个点,最后达成协议。任何一方都不能要求对方“完全妥协”,不能要求“必须我方完全满意,对方必须无条件妥协”,否则,那不叫民主,叫战争。

 

如果政府单方面妥协,势必走向民粹:以后,只要我方不满意就上街,就打砸,就破坏,政府必须听我方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示威者单方面妥协,势必导致政府强权:以后,你们抗争也白抗争,反正我拥有合法暴力,都得听我的,我说啥就是啥。因此,任何一方都不可以追求“完全满意”。

 

现在来看五大诉求和口号:

 

五大诉求是:1. 彻底撤回逃犯条例;2. 撤回612暴动定性;3. 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4.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5. 全面落实双真普选。口号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怎样解决香港近在眼前的现实危机呢?我认为示威者应首先选出代表,回到谈判桌,与港府协商(港府愿意协商的前提条件已具备)。双方首先都认可“民主的核心是协商和妥协”,双方各退一步。林郑宣布撤回修例,诚意与港民对话,可是,找谁对话呢?刚才说了——没有领导者,林郑即使再有诚意,再怎么愿意对话,可是找不着人,跟谁对话呢?因此,选出代表是示威者一方的第一要务。现在用抽签的方式,已经有传言说被抽中者中有警察,而后又发布新闻澄清:那是已离职的辅警。但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个谣言澄清了,下一条谣言又不知怎样出现,不如由示威者自己推选代表。

 

在这五条中,第一条已于10月23日,香港立法会召开会议,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宣布撤回,故暂不讨论,留待以后另立题讨论。但应由港府向港民解释清楚——修改逃犯条例最初是1998年由泛民派提案,旨在由北京遣返香港刑事逃犯。后经诸多波折,现已撤回,按下不提。

 

将第三条改为“不追究反修例示威者中的和平示威者,而对于暴力触犯法律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不能说港府说谁有罪就有罪,也不能说示威者说谁无罪就无罪,一切让法律说了算。相信香港法治,相信香港法律会给出公正判决。(如果法官判决不公,再去抗议法官,但不能认为“我方说无罪就无罪”,即:不能抛开法律由街头判案。)

 

再看第四条,这一条首先需要和平示威者(和理非)与暴力分子和港独分子割席,才能达成协议。

 

1。根据:诸多视频证据,当街放火、阻挡地铁和机场、打砸公共设施、暴力袭警、私刑拘禁殴打市民和内地人,事件已发生多起,无法一一列举。根据9月11日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何超琼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中的发言:“自6月9日以来的95天里,香港民众共遭遇了130起抗议活动,其中110多起以无端暴力和非法行为收场,导致数百家小型企业倒闭,众多工人失业。”香港诸多现场直播也可证明那些示威中的暴力属实。

 

2。有证据证明确有港独分子明目张胆地混杂其中,下面几张图为证,亦有马鞍山、荃湾等地成立所谓的“临时政府”为证。

 

因此,割席是必须的——将和平示威者择(zhái)出来,不为此承担责任,责任应由暴力示威者和港独分子承担。

 

具体措施:1.由和平示威者选出的代表做出声明,声明谴责暴力示威者和港独分子。2.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改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历次示威活动中的暴力分子、港独分子及其幕后策划和主使,重点调查黑衣人。若有个别警察违法使用武力,一并彻查。” 

 

这样做,首先让旁观者感受到法律本身的公平,不能因为穿着黑衣服,且人数多,犯了法就不追查他个人及其幕后,什么颜色的衣服不应成为逃避法律的护身符,政治不能代替法治。重点调查黑衣人,还可以找出传言中的“内地人、警察、白衣人扮演”者,洗清自身。阻止调查黑衣人,事实上是在向世人宣告“扮演论”是谎言。其次,让世界看到和平示威者有诚意、有勇气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事实上是那些暴力分子违法在先、后才有警察合法使用暴力制止之,香港警察是一个很克制的执法群体。再次,这样做可将和平示威者自身与暴力分子、港独分子明确剥离,评论者也才能将两者分开讨论。否则:两者自己不割席,却要求第三方“割席评论”,就显得有些枉顾事实了。

 

然后看第五条,由港府向港民解释清楚——2015年泛民议员拒绝执行北京主张的由港人普选的版本,所以任命制才延续至今。之后呼吁先按北京的普选版本选起来,在实施的过程中再逐步改良,一步到位恐有难度。

 

最后只剩下第2条“撤回612暴动定性”。由双方协商,当日活动的“整体性定性”可以撤回,认可当日大多数人是和平抗争,但对少数暴力分子做出的“暴力事实”予以承认,因此,对少数暴力分子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犯了什么法,由法律说了算。既不能由港府说了算,也不能由街头民众说了算。

 

不定性,是从历史角度做出的考量,今日定性,未来再“平反”,不仅程序上很麻烦,而且涉及历史、社会认知各个层面,更麻烦。平反时还会使一些原本错误的、沉于湖底的观念再次泛起。把其中正确的部分继承下来没有问题,但是其中错误的部分,可能也会以正面的面相出现,给未来社会、思想带来不必要的混乱。所以,索性一开始就不定性,趁现在示威运动还未结束,技术操作层面上的难度,比未来“平反”的难度,要小得多。

 

具体操作:由选出的代表与港府协商,港府首先做出有条件让步:不定性。一方面恪守自由民主的协商原则,表现出妥协、让步精神,另一方面也避免了未来之忧。所谓“条件”,即:从法律角度对其中的暴力部分依法处置。而做为代表,也要认识到:对于暴力行为不依法处置也不行——会使现有的香港法治受到伤害。

 

说白了就是:不要“政治定性”,而要“法律定性”。总体原则:政治要宽,法律要严。

 

以上所有这些,都建立在这样的共识基础之上:

 

1.香港已有法治、自由,缺少的是民主,或者说是“半民主”。三者排序:法治、自由、民主。

 

2.民主分好民主和坏民主,即自由民主和民粹民主。区别是:自由民主维护法治,民粹民主破坏法治。港人要的是自由民主,港人明确反对民粹民主,所以也明确反对暴力,因为暴力破坏法治,藐视法律权威。以此解决香港的现实危机,以后再图改进,相信地球不会停止变动,人不会停止思想,社会不会一成不变,政治也一样。

 

3.不骂脏话,是基本教养问题,无需多言,历次运动中和标语中出现的污言秽语,通过直播传向全世界,实在不雅,会让世人质疑港人素质。 

 

4.去掉口号中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以免以前被“革命”折腾得死去活来、对“革命”惊魂未定的内地人产生恐惧心理,让内地人联想到“文化大革命”,以此让内地普通百姓放松精神,不再害怕。在此推荐阅读周舵先生《我是反革命》和张千帆《改良主义的世界观》,避免重蹈激进主义旧辙。“光复”一词多用于某地落入敌手的情况,现在的香港,并不在敌人手中,去敌对思维,变“敌人”为“对手”,对手不是敌人,谈不上“光复”。“缺一不可”,改为“共同协商”,充分释放善意,避免伤害民主本身的“协商”本质。

 

“缺一不可”的实质是“我方说了算”、“没有任何协商余地”,这是对民主本身的最大伤害。让民主回到健康轨道上来——自由民主轨道,而不是民粹民主轨道,充分展示民主的协商精神和互相的、有条件的妥协精神,也给内地作出良性示范。

 

5.香港部分媒体和某些个人帐户停止说谎。相比较而言,内地媒体在真实性方面略胜一筹,各有偏向是实情,但最起码内地媒体基本没出现港媒那种谣言满天飞的情况,比如爆眼女谣言、新屋岭性迫害谣言、骨折谣言、831太子站6人死亡谣言、伪造16人死亡名单、陈彥霖案谣言——在陈母声泪俱下哀求“放过”之后,仍有人造谣,这是对死者的不敬,对家属的二次伤害,吃人血馒头是一种野蛮残忍行为,为了政治正确去破坏伦理,为天下人所不耻。

 

“文宣团”几乎成了“谣言团”,有些谣言非常低劣,其实稍有常识一看便能识破,但它为什么会有传播市场呢?造谣者很卑劣而且犯法,自不必说,可传播者呢?站队思维、立场先行,以至于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能力,这恐怕是谣言传播者普遍存在的问题,这是值得深思的。

 

信息时代,人人有手机、可拍摄,人人可为自媒体,现场直播更是将真实画面传遍全球,说谎无疑是在羞辱观众的智商。“不说谎”以增强公信力,建立在造谣基础上的“民主”,不会是自由民主,一定是以“发动群众”为途径、为目的,其结果必然导致民粹民主,这对香港的未来是十分有害的。

 

6.依法处置种族歧视者:香港绝大多数是汉人,按逻辑推理,一般人不会辱骂自己的民族,那么,如下图他在骂中国境内生活的哪个民族为“贱种”呢?“支那人”、“支人”这类词语,在黑衣人聚集的连登论坛上,更是比比皆是,充分暴露狭隘地方主义、自私、短视的一面,使民心尽失、正义尽失。无论辱骂的是哪个民族,都是很恶劣的种族歧视,这是为世界各国文明人所不耻的。由法律界定并惩处之,让地球人看到:香港对这种恶劣的种族歧视者是有健全的法治处理办法的。历次示威活动中出现的语言暴力和“地域歧视”、“口音歧视”——诸如“返大陆”等口号应避免。

 

7.将误导从众的“反送中”口号改回“反修例”。(反修例对不对另说,先求真,后论是非。)

 

8.不把未成年人卷入街头政治,孩子还不懂政治,把少年儿童卷入其中是一种残忍。让孩子好好读书,成年人的事由成年人自己去做,把未成年人推到前台,让地球人看了既不仁慈,也不人道。

 

最后指出:香港的弱点——不缺乏公务员,但缺乏有远见的、有定力的、有胸怀的政治家,香港是中国版图内的土地,这是与中国建交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的,即使与对岸所谓的“建交”的少数国家,也承认并遵守着“一个中国”的原则,只不过表述不同而已。不承认现实会误入幻境,中国是一个整体,香港农民(村民)较少,若能考虑到整个中国农民的利益则更好,稳步发展或许比一夜民主有利于中国的当下和未来。

 

最后诚愿:让协商给整个版图内的中国社会带来福音。

 

                                                                                           四月天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