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正文

邓聿文 : 德银丑闻会影响中共四中全会吗?

2019年10月30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2605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如果不出意外,被习近平耽搁近一年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应该正在或即将举行。而就在前些天,《纽约时报》和德国媒体报道了德意志银行和中共权贵的利益输送游戏,他们包括前总书记江泽民、前总理温家宝、前常委刘云山,现常委栗战书、汪洋及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

 

德银的丑闻虽然发生在10多年前,虽然被卷入丑闻的这些中共前领导人和现领导人本人收取的前者礼物按照中国人的标准来看,最多不过区区一万多美元,然而,根据中共的纪律要求及对受贿的定义,这已经属于腐败了。更关键的是,德银为打入中国市场通过聘请他们中的一些不合格子女并支付高额报酬的做法,尽管从法律角度也许未触犯,但实质上构成了腐败。因此,这桩事件自然引起海外舆论对中国更广泛的隐秘腐败的关注。

 

职是之故,特别是涉及其中的一些中共领导人在中国政坛影响巨大和形象良好,还有它在四中全会这个敏感的时间关口曝出,习惯了中共党内斗争的坊间容易把它和这次会议联系起来,认为此件丑闻此刻出现,是有人有意向海外媒体喂料,喂料者的目的,要么是以此影响四全,干扰会议的进行,削弱习近平的权势;要么是借习近平之手,在四全上进一步清除中共改革或开明派在党内的影响与力量。

 

不过,这种看法在我看来是很难成立的。有扎实的证据表明,《纽约时报》等媒体的爆料并非是中共内部有人喂料的结果。根据纽时报道此事的记者接受媒体采访的说法,其材料非来自中国的爆料,而是德银自己内部的审查文件。2013年,在美国开始调查摩根大通在中国的招聘行为时,德银启动了一项内部审查。调查发现了与政治有关的、令人不安的招聘模式,并将结果报告给了美国的SEC和司法部。鉴于纽时的专业性和权威性,人们没有理由怀疑其记者故意隐瞒材料来源事实,误导公众。

 

这表明,纽时在四中全会前报道此事,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复杂背景。假如有人还是怀疑其说法,那么,德国媒体也揭示出事实不是来自中共内部的爆料。如《南德意志报》获取了德银及其外部律师起草的机密文件,它们记录了银行通过违反规定的手段取得领先地位的过程。这些文件时间跨度达15年,包括电子表格、电子邮件、内部调查报告以及与高层管理人员的谈话记录,它们在分享给纽时前未公开过。

 

有时候,在外媒报道中共权贵集团内部腐败丑闻和斗争时,我们需要改变由此而形成的一个刻板印象,即认为它是党内斗争双方的有意喂料,而外媒为着某种目的,也参与或卷入了中共内部的政争。这种刻板印象形成的深层背景,是中共权力斗争的隐秘性和黑箱性,人们需要获取外部信息才能看清党争的脉络和真相(很多时候也是看不清楚的),斗争双方于是通过将对方的丑闻和劣迹对外爆料的方式,以打击其道德形象,使其在斗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这些爆料或喂料有时也直接针对最高权力本身,因为在公开挑战无法撼动其地位的情形下,对最高权力带有污名化的爆料本身就会削弱其权威。

 

不排除党内斗争曾经采取过这种喂料模式,但在习近平时代,即使还有官员主动喂料,频率也应越来越少。一是因为习近平通过他掌控的特务系统对各级官员--不仅仅是高级官僚--的监控越来越严,喂料若出现纰漏,很容易被发现,而一旦被发觉,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二是习近平的高压统治造成党内生态的高度碎化,官员之间已经丧失了过去尚存的某些互信,现在同僚之间根本是相互猜忌,除非爆料或喂料是单独进行,否则,很难保证不会被参与爆料的某位亲信或死党出于邀功请赏的目的而出卖。有鉴于此,斗争双方不大可能选择向海外媒体爆料或喂料的方式来整到对方,面对习近平这个共同的压力,尽管互为政敌,但构成了一种事实上的唇亡齿寒的共生关系--因为一旦爆料,对手大概率知道是谁做的,除非双方的矛盾激化到不同戴天之地步。

 

根据上述分析,虽然德银丑闻不是党内有意喂料,但它毕竟已经曝光,那么前述喂料者的两个意图是否还有可能实现?不妨进一步分析。

 

如果目的是针对江泽民等党内元老以及温家宝和汪洋等相对开明的党内改革派,则这个丑闻的杀伤力远远不够。首先这是陈年旧事,尽管按党的标准,赠送给他们的礼物可以构成腐败,但在一个讲究关系的国家做生意,礼尚往来是它的基因,很难找出没有收过礼品的官员,德银就是以此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的。另外,现在官员的腐败动辄上千万过亿人民币,读者对这些中共领导人收取一万多美元的礼品不以为然的态度也说明了这点。其次,无论是江泽民等党内元老,还是温家宝等改革派,现实中都构不成对习近平的抗衡和威慑。至于汪洋,在此次事件中是属于陪绑的,因为报道没有提到他收了德银的礼品,他女儿也是进入德银的太子党里唯一资质合格的。所以习近平不可能拿他开刀,而且他也形成不了对习的个人权力的挑战。

 

假如目的是针对栗战书和王岐山等来的,意图是逼习清君侧,则更无可能。如上所说,这是多年前的旧事,若没有足够证据显示他们在德银丑闻中获取了巨大利益,习近平就没有理由惩罚他们以致削弱自己的权力基础。栗被普遍认为是习的盟友,王据说现在和习有些芥蒂,其对王的警惕和防范也一直都有,但王毕竟以反腐之名为习的权力巩固清理了很多障碍,他们两人还是权力共同体,搞掉王对习没有好处,且习即使要清理王,也不会拿这件在人们看来在官僚这个层次上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做文章。何况,习不会不明白,表面上是针对栗和王,其实背后是对着他来的。

 

故无论从两个意图中的哪个来看,德银丑闻都不可能改变四中全会上的议程和既定节奏,不会影响全会的结果。我知道外界一直以来有一种盼望,不管什么原因,习近平最好能将某位党内元老或现任常委拿下马,以证实自己确实像毛泽东一样,拥有绝对权力。这种愿望的背后,实际是要表达,经过习这一折腾,党内势必又会兴起一波残酷的权力斗争,中共很可能因此大伤元气,中国就可能实现政权更迭。然愿望虽好,但有些不切实际。习近平尽管以反腐之名消灭了许多政敌,可他也会控制节奏,在几年前拿下了周永康这个前常委外(这其实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权力做到的),不会再在前常委或现常委中开杀戒。一是因为比起几年前他的权力已稳固,二是通过周永康案件,中共高层已明白,保持党的团结和高层稳定是最重要的,在他们看来,决不能给敌人瓦解党的机会。

 

尽管如此,对习个人而言,德银丑闻至少不是坏事,甚至是有利的。因为无论对党的元老、改革派还是盟友,习又可以多抓住他们的一根辫子。他有可能会用此事去敲打他们,也可能不会,但这些中共权要,是清楚自己以后怎么做的。

 

        出处 : 德国之声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