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正文

邓聿文 : 四中全會 習會不會立「儲」?

2019年10月31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572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北京正在召開四中全會。對姍姍來遲的全會,外界猜測太多,期望它出現一點預料之外的變化,於是全會將確立接班人的說法以內部劇透的形式,在海外不脛而走。

 

從中共黑箱政治看,但凡任何說法,理論而言皆有可能。特別是如果是以內部人士傳出,更讓外界似不得不信。不過,常識和經驗告訴人們,很多說法看似可靠,卻經不起推敲,事後發展也證實是子虛烏有或以訛傳訛。四全立儲大概屬於此類。

 

可從三個角度判斷此事不可能。認為四全確立接班人,最大理由是按照中共慣例和規矩,至少在領導人的第二任期的中間階段,要將下任總書記人選扶上前台,以讓其熟悉接班流程和錘煉處理複雜事物的能力,間接也是牽制現任領導人。包括習在內都這麼走過來。

 

但中共這個慣例和規矩,自習去年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就預示它會成為明日黃花。儘管中共明確否認修憲是為習做終身領導人讓路,但沒有人否認習至少是要長期做下去。至於長期有多長,看習的健康狀況,但恐怕少不了15至20年,即習至少要幹三至四屆。因此,他不可能甘心只做一屆半時就迫於黨內高層壓力而推選接班人,來分享其領導權力。

 

而處在接班人狀態下,「儲君」雖會注意約束自己,謹言慎行,避免與現任皇帝發生矛盾衝突,然過早立儲,很難保證不互相猜忌;且一旦確立「儲君」,大家也明白這是高層共同意志,除非極偶然的例外,否則不可能廢除,故對那些對現任皇帝不滿的官員,或有野心往向上爬的官員會投靠儲君,從而在他身旁,形成一個第二權力中心,來分割皇帝的權力。習近平若還要幹一到兩屆,不可能允許這種狀況出現。黨的高層自然也明白這種情形。

 

另從習近平當下如日中天的強勢地位看,也不允許有人挑戰其權力。四全立儲說法,大概其潛台詞是,經過一年多來和美國貿易戰,加上香港事態,習的權勢被認為大大地削弱。然而這是不準確的評估。習的權力基礎可能有所動搖,但依然牢牢掌控著中樞大權。國慶閱兵就是明證。在習的強勢依舊的情況下,不但習不會同意立儲,就是被認為是儲君的高層要員,也不願在這個時候出來做接班人,因為這不單意味著天天要夾著尾巴做人,且極可能因處理不慎而被殉葬。

 

再者,中共確立接班人,一般在明確扶上大位前,會安排擔任某一重要、人們都明白其含義的職位,以過渡一段時間。但從現在大家認為可能做儲君的兩人陳敏爾、胡春華來看,尚未有這樣明顯跡象。陳和胡的優勢在年齡,其治理才幹,怕是不能服眾,尤其是陳,基本等於坐火箭上來,沒有在中央層面歷練履歷。當年習被確立為儲君前,先是從浙江省委書記的任內調往上海,沒多久又火速調往中央,出任國家副主席。

 

陳雖然在19大後做重慶書記,然而重慶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不能和上海比,他也沒有在四中全會前調往中央。胡雖在19大後出任副總理,並接任幾個領導小組組長,但這些新職務主要圍繞他分管的領域,如扶貧,他也在四全前出任國家脫貧攻堅普查領導小組組長,但職務依然是基於他已是扶貧領導小組組長。

 

對習而言,扶貧是到建黨100周年需要完成的幾個任務之一,很重要,他把扶貧重任交到胡身上,表明某種程度對胡的信任。可扶貧的重要性畢竟未達接班人程度。所以從陳胡二人看,至少現在沒有接班人的跡象。很可能他們並不是習滿意的接班人選。

 

最後,本次全會議程,是研究討論堅持和完善中國特有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機制現代化,議程表明人事問題不會是四全關注焦點或優先事項。熟悉中共全會議程的人清楚,下屆人選問題,一般是放在六中主要是七中進行。除非是一些特別的重要人選,否則不大可能沖淡會議已確立的議程。

 

綜上可知,四中全會不會研究,更不會確立接班人。倘若四全最後真的立儲,只有一個解釋,習近平的健康大有問題,不大可能讓他再幹五年,而是退居幕後,像當年鄧小平一樣,做事實上而不是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垂簾聽政」。但健康問題影響人事變化的可能性該也微乎其微。

 

                  出处 : 世界日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