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正文

查建国 : 对李伟东“70年战略检讨”一文的评论

2019年12月01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共 1935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根据微信语音征集,经本人审阅同意发表)

 

你好伟东,我的微信被封了三天,现在启封了,微信上的也只能最简单的说几句:

 

你的总思路,我看明白了,你这是从古到今,从讲历史到现实,你的思路是一贯的,而且是反民运内部潮流的。我可能还是比较保守的,对你的思路可能有不同意见。

 

说中共当年是不是欺骗?我的观点跟你有相似之处,它确实不是欺骗。它是把共产党和毛那个初心“分两步走”的路径,都是公开的、很明确地讲清楚了。

 

抗日胜利以后毛就反复地讲,其实共产党就是两步走,第一步搞新民主主义,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团结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第二步是搞社会主义,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就要消灭资本主义。他这个“两步走”是公开的提出来的,第一步走不是他的最终的目标,也不是他成立党的初心,只是由于那个形势所迫,自己的力量还不够,所以要一步一步的来,是一个初级和高级纲领的划分。

 

所以说,共产党争取的民主,从本质上来说,就不是现代的、西方的普世价值下的、全体公民自由平等多元竞争竞选的民主,而是阶级民主,是有领导阶级,可团结的阶级和被打倒的阶级的。他要搞阶级民主,一定是共产党领导下民主,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又一定是领袖领导下的,以领袖核心为主的所谓民主。这是共产党的内在逻辑。

 

说到国民党的失误呢,我觉得孙中山的主要失误不在反袁和二次革命、不断的革命,因为袁世凯本身也是不可能搞真正的共和民主的。孙中山主要的失误就是联俄联共,给了共产党生存和扩大的机会。而蒋介石的一生的事业主要就是反共,虽然最后以失败悲剧告终。最后,在台湾还是实现了民主。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其实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党,还有两大领袖蒋和毛,都认识的非常清楚,两党是不可能合作,搞联合政府,搞议会斗争的。所谓联合政府和议会斗争及国共谈判等都是临时的和暂时的考虑,都是为了最后决战做准备的,都是在争取时间啊。两党的价值观、政治路线及追求的社会体制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这个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就是两个坚持,第一个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二个是坚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就是引进资本主义,就是恢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私企。所以说现在共产党搞的这一套,实际上就是毛当年讲的新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两个特征:第一个是共产党领导,第二个是团结而不是消灭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

 

关键在于共产党在现有理论下和实践下,实际是新民主主义的这个理论框架下,他还能不能往前走,变成一个坚持?就是说,把党的领导那个坚持给去掉或者说把它逐步削弱?从现在来看是低概率的。因为共产党背负的历史包袱太重了,共产党的整个的宗旨,就是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这决定了它很难自动去改变。

 

所以我认为你后来提出的这三个方案,都是不太可行的,成功的概率很低。当然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第一个方案是讲你穿越回去搞那个联合政府,在当时应该说两党都不会同意的。

 

第二个方案呢,现在的国内政治体制改革方案,民运中也有人提出党主宪政,就是保留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再一步一步的放开。这个概率也是很低的。我的观点是关键要在对共产党本质的认识,共产党的宗旨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它不可能把这个本质改变。

 

你那个第三个大中华邦联制方案,也是海峡两岸政府都不会同意的。共产党如果要搞这个,对它来说就是一种倒退,就好比当年蒋介石要搞什么联合政府,对它来说是一种倒退啊,因为他这个方案都是要容忍异己力量的合法存在,共存下去。所以我觉得这三个方案的可行性都不大。

 

我一贯的观点认为中国未来的前途,就是当现在经济改开到天花板时,民众的反对声越来越大时,会爆发颜色革命,是以非暴力和街头运动为主的颜色革命。在这个民间颜色革命下,执政党可能分化分裂,会有反戈一击的人出来。等到那时候在民间的巨大压力下,共产党的自我革命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我反对在党的领导下的渐变论,而主张民间革命的突变论。但是突变前要有一个准备阶段,有各种各样的小变化,最后必定要有一个突变的。而小变化是不动本质的,不动本质的变化,可以搞,但是要触动本质,只有是民间革命。

 

我总的观点就是说,共产党从根儿上就错了,从马克思那儿开始,就是要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他们讲的民主都是在党的领导下,一党制领导下的民主,从根儿上到现在是一贯的,从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到中共。

 

只要是搞阶级斗争,搞无产阶级先锋队领导就不是我们所要的普世价值的民主宪政。你说这是从策略上讲给共产党中的某些人或者红二代等听,当然可以。在实践中可以有各种方法都去试一试。只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个成功概率是很低的,在民间没有大动作的时候,共产党内部不会有大动作。

 

                                                                              10月28日北京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