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文章 > 首页 > 正文

邓聿文:美中心冷战或难有赢家

2020年08月02日 最新文章, 首页 ⁄ 共 249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邓聿文:美中新冷战或难有赢家

先解释"赢家"含义,在此指的是美中新冷战不大可能出现像上次美苏冷战那样一方完胜和另一方完败的结局。假如美国不能打倒中国,中共仍在中国统治,那么,两只大象打架,不仅它们自身会消耗战力,有骨肉之伤,更会殃及在同一生态环境下的其他小动物,美中新冷战的结果,很可能出现三方受损、没有赢家的局面。

原因在于,时空环境大不同,40年后的这场美中新冷战,不同于美苏的旧冷战。

我们知道,美苏冷战的结果,不但是苏联的崩溃,也是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这就决定了旧冷战不仅仅是美苏之间的较量,还是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或者北约和华约两个集团之间的对抗,因而,也是两种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一决高下;同时,也决定了从表现形式来看,除了美苏面对面的直接对抗外,亦体现为美苏通过代理人的形式的斗争。这是旧冷战的特征。

今天的美中新冷战不是两个集团的对抗,尽管华盛顿一直在把中国/中共塑造成西方自由世界的共同敌人,呼吁西方团结起来,对抗中共/中国,但北京只把火力对准美国。从迄今效果看,虽然西方其他国家也感受到了中国对自由民主价值及地缘政治的威胁,但对华盛顿共同围堵中国的呼声不是很积极,只有个别国家如澳大利亚亦步亦趋,即使英国,由于香港问题虽对美国也比较配合,但首相约翰逊表示,"不会在压力下对每个问题都下意识地持反华立场,不会成为一个不假思索就反华的人",而采取平衡,继续推进接触政策。其他西方国家,除包括英澳在内的"五眼联盟"在情报上有针对中国的深度合作外,基本上态度消极,以致蓬佩奥在演讲中不点名批评了德国。故可见,虽然北约还存在,但美国要在它的全球盟友中包括在南海发动对中国的代理人战争,实际上很难。

中国则更不可能有代理人战争。因为中国没有美国的同盟体系,虽然中国在全球化中崛起,但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不可能使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中国再像苏联一样在世界组建起基于共同价值观的同盟或同盟体系,仅有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在南海同中国有着战略竞争关系,朝鲜对中国的表现也一贯三心二意。中国尽管也有巴基斯坦、柬埔寨、塞尔维亚等地缘政治利益的朋友,而且关系还很铁,但不可能驱动它们共同抗同美。

因此,美中是两只大象在打架。两国特别是华盛顿不能号令西方自由世界共抗中国,根本缘由是全球化中国和西方的利益已相当程度融合在一起,互相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华盛顿虽想让本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撤出中国市场,重组全球供应链,可难度太大,而且耗时,短中期几乎不可能成功。过去40年,中美、中西经济文化科技的交流的密切程度空前,另外,一些全球性问题也越来越需要双方共同解决。这个特点是美苏旧冷战不具备的,那时美苏只有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对抗,而没有经济文化科技的交流与合作,两国和两个集团间几乎互不来往,在各自的阵营循环。这就使得美苏相互的伤害不很严重,不大可能引发双方之间直接的武力冲突而多以代理人斗争的形式出现;故一旦哪一方在冷战中支撑不下去,另一方亦无需为此支付太大成本。事实上,在整个美苏冷战时期,除了援助盟国对付苏联和华约,美国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对盟友的经援等也会对美国带来经济利益,不单是一个单方付出的行为)。

美中新冷战因为没有代理人的护栏以及经贸文化的深度缠绕,而导致双方不仅直接对抗,且对抗的范围是全方位的,程度也空前。鉴于双方的体量都非常庞大,这种对抗势必成为一场长期的消耗战,因此,对各自损害之严重在所难免,特别是在这个过程中,无论双方的主观意图,还是长期对抗的偶然失误或者耐心被消耗,都极易诱发战争。一旦战争打响,不管哪方获胜,都将是"惨胜",也即俗话所讲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事实上,中国不单是一般意义上的共产极权国家,具有极权国家的许多典型特征,还是一个如许多研究者称之为的奉行国家资本主义逻辑的右翼保守国家,故而,对中共政权和中国国家性质的判断不能简单地用极权政权和共产国家来冠之。它不是排斥资本的,也不会去封国,虽然现在强调内循环,但不能将之理解为不与外面打交道,而是强调把经济安全的基点建立在国内。相反,在美国打压下,官方学者建议以更大开放来化解美国的围堵。官方也觉察到西方有联合起来对付中国的苗头,同时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因此在更高程度的开放方面也做了很多事情,认为能够用中国巨大的市场来吸引西方资本,分化对中国有围堵之意的国家。这种策略基本是成功的。毕竟资本的本性是利润,没有人跟丰厚的蛋糕过意不去。

中国目前的经济体量相当于美国的70%多点,从今年来看,多数预测都是新冠疫情使得美中经济一减一增,中国很可能在未来七八年接近美国的规模。美中贸易战已经打了两年多,对中国经济虽然有很大冲击,但似乎没有产生实质性损害,中美贸易减少得不是很多。科技方面,美国对华为的全球围堵正在发挥作用,但是否能够打垮华为和延缓中国5G发展的步伐,目前看也不是很明显。另一方面,在已经壮大的科技实力的支撑下,中国正在用新的举国体制攻克那些例如芯片等能够卡脖子的技术短板,尽管能取得多大成效不好预估,但应该可以进一步缩小两国的科技差距。经济和科技实力将更快地被中国转化为军事实力,从而缩小和美军的差距。所有这一切,都将大大增强美国和中国打新冷战的成本。

华盛顿不缺和中国打新冷战的意志,但会有对成本的考量。我曾把美国对中国的遏制称为"双输"战略,即华盛顿为打垮中国,愿意承受一定的代价,但这种代价应该是不致使美国的霸权地位受到实质损害为前提,如果因为新冷战导致群雄并起,美国再不能发号施令,肯定不是华盛顿的初衷。目前美中的实力对比无疑美强中弱,无论从经济、金融、科技、军力、价值观、同盟体系和地缘政治而言,中国都比不过美国。这样来看新冷战的结局似乎早就注定,但中国也有市场和工业制造优势,科技也在迎头追赶,一些领域明显影响决战的漏洞正在填补。

现在无法预知这场新冷战要打多久,是十数年还是数十年,未来两国的实力会是缩小还是扩大,但从美中发展态势可以研判,美国要想像拖垮苏联那样拖垮中国非易事,到最后两国打累了不想再斗下去时或许会恍然发觉,这场新冷战双方都没有把对方消灭,但世界早已面目全非。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