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文章 > 首页 > 正文

邓聿文:别太相信中国人民的反共意愿

2020年08月02日 最新文章, 首页 ⁄ 共 1597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邓聿文:别太相信中国人民的反共意愿

國務卿龐培歐上周在加州尼克森圖書館的反共演講,讓反對中共和海內外自由民主人士備感振奮,認為等了這麼多年,美國終於認清中共本質,開始帶領自由世界對抗習近平的「新暴政」,反共大業有美國這個最強大的外援,迎來了最好時期。

龐培歐講話除了反映美國的改變,也把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他說:「我們還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自由世界要同中國人民一道,改變——實際是推翻中共。

龐培歐不再籠統地提中國,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切割,將反共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的覺醒和反抗上,這是美國對華政策近期發生的最明顯變化。川普政府的高官談到中國時,都把矛頭對準中共,集中火力攻擊中共,為的是讓中國人民理解和放心,美國打擊的是中共,而非中國,美國熱愛中國和中國人民,所以你們該和自由世界一起,反抗中共這個「惡霸」。

美國政府的「用心良苦」——假如真的如它宣稱的那樣,中國人民真的聽得進去,起來改造或反抗中共?我知道一些同道對此很樂觀,對中國人民反抗暴政的決心很有信心,我也希望如此,然而,實際恐怕不是這樣。

最近我反覆說,美國將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的做法有些晚了。我看到受邀參加龐培歐演講、被龐稱為「中國民主之父」的魏京生先生接受採訪時也說有點晚了,不過他還是很有信心。我不知他這個信心是真有信心,還只是出於鼓舞士氣,反正我對中國人民能否起來反共不大有信心。

我說的中國人民是指整體。至於個別或部分中國人民,我從來不懷疑他們的反共決心和勇氣,對於他們,我是只有敬佩的份,同時為他們吶喊和助威,但如果說大多數中國人民也有反共之心,特別是想起來反共,我無論如何也不信的。

的確,許多中國人包括中共隊伍中的部分黨員,對中共、對習近平、對中國政府,是有各種各樣的不滿,有些人還從不滿走向反抗,特別是在目前這種大好形勢的鼓舞下。然而也要看到,針對各種具體問題的不滿,對整體中的多數來說,還沒上升到一個抽象的針對中共的不滿,即對中共的邪惡有一個本質認識,沒有這樣一個認識昇華過程,是很難催生出反抗之心的,即使有這個認識,到具體的反抗行動,也有一個過程。

一些人的樂觀在於,隨著外部環境惡化和各種反共信息傳播,加上經濟不景氣,終將帶來的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會日積月累,觸發變局和促進人民的反抗之心,因此,等待的只是時間。10年、20年之後的事情不好說,但在未來幾年尤其當下,指望由於美國的反共而民意也反共,我還沒看到這種苗頭。

不妨做個簡單計算。中共有9000多萬黨員,連剛開除黨籍的任志強都曾自稱「忠誠的共產黨員」。我的意思是很多反對派曾經或現在仍然是黨員,那麼如果把中共作為一個整體反,顯然這也是龐培歐的意思,邏輯上就把中共推到人民的對立面。

然而問題在於,這9000多萬黨員的絕大多數不在人民之列嗎?假如他們不算人民,連同受他們影響或牽連的家屬和親人都排除在人民之外,人民還剩下什麼?前些天在媒體曝出美國擬禁止中共黨員赴美的消息後,有人算出美國打擊的對象涉及2.7億人以上,如再扣除16歲以下這部分人(在政治上這個群體基本不發生作用,因為他們未成年),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和親人在中國人口中所占比例估計高達三分之一,如果他們排除在人民之外,從力量對比來說,非黨員的三分之二可能遠不是這三分之一黨員及其關聯人的對手。

嚴重的問題其實還在於,在黨國這麼多年的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洗腦下,我沒看到人民的大多數有反抗意願,不僅沒有,他們中的多數還擁護和支持這個政權。普通民眾對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被關閉的反應已顯示這點。不要把民眾對政權的支持,認為是中共故意塑造出的虛假現象,如果反對派不承認這個現實,還是會碰壁的。

美國對反共大業的支持是好事,但這只是給了一個外部條件,如何撬動民意並把它驅趕出中共陣營,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原载:世界日报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