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 首页 > 吴景华:中美关系展望

中美关系展望

——与香港国安法施政前景等系列问题之分析

 吴景华

 

       中美关系正逼近一个堪比八九政治风波更为危险的处境,香港国安法落实与施政也困难重重,香港法官系统有出现整体消极抵制的可能。美国以香港为议题,加上台湾、南海、疫情等诸多因素,正联合其他西方主要国家,对中国进行全面杯葛,一个全面围堵的反华联盟正在形成。如果中央政府处理不当,可能会面临无法逆转的重大危机。

 

        要深刻理解川普所主导的政治保守主义

 

        川普上台之后,政治保守主义抬头,美国优先美国再次伟大成为最为核心的两句口号。川普上台终结了基辛格时代的政治平衡与地缘政治制衡的外交策略。

       基辛格的外交策略是基于美苏冷战格局以及二战之后民族主义国家崛起这一现实,而采取的临时性应对策略。

       美苏两个阵营,一个是自由市场体制,一个是计划经济体制,一度水火不容,为了遏制苏联,美国采取现实主义的平衡策略与中国靠近。也恰恰是因为中美关系缓和,中美建交之后,中国逐步走向了改革开放的道路。

        全球大范围民族主义国家的崛起,实际上就是民族主义山头林立,而且大部分采取集权的政治体制。在这种现实的国际政治背景之下,拉拢一部分国家制衡另外一部分国家,是基辛格的政治实用主义的精髓,形成了影响了美国以及全球政治格局半个多世纪的基辛格风格的平衡外交模式。

        苏联解体之后,世界格局又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一变化包括: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越来越多转变为民主体制和自由市场体制;互联网技术的高速发展客观上要求全球信息的自由流通;反恐战争十余年保持着对极端主义的高度压制,中东问题已经展现了惊人的变化,穆斯林国家与以色列开始建交,有关系正常化的苗头;

        只要不是故意扭曲,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美英所主导的自由市场体制已经占据了全球的主流优势,远远超越二战之前。一定要清醒认识到,现在的世界格局不是多极化的均衡格局,而是一超多强的领头雁格局,即美国一个国家的实力远超若干个国家的总和,美国再加上其联盟的力量更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美国优先口号的提出,就是基于这一国际政治格局而产生的。所谓的美国优先就是要打破基辛格时代的平衡原则,世界其他国家大多数可以自强自立,不需要美国再持续输血,其表现就是美国不再容忍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大国持续进行国际贸易补贴(实际上是变相的贸易保护)。说得直白一点,美国认为自己过去承担了过多的国际责任,包括移民、贸易政策等方面对其他国家太照顾太迁就了。现在这些国家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经济体系,不想让这些国家继续再占便宜了,要对其断奶

       美国的这一转向,符合美国共和党也就是美国右翼政治力量的政治价值观。共和党一向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均衡照顾,反对输血模式,主张小政府大社会,主张美国没有必要当冤大头,承担过多的国际社会责任。

        这个问题的辩证逻辑就在于,在冷战时代,如果美国不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其他国家如韩国日本就有可能不跟随美国,损害其同盟关系,这样反而会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当今,美国认为全球大部分国家已经都是自己人了,如果再这样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甚至会影响到自己世界头号超级强国的地位。也就是说,美国优先是美国利益优先,是美国更加自信的表现,也是美国危机意识前置的表现,也表明美国急于全面地终结二战以后遗留下来的冷战格局。

        要想终结冷战格局,世界上仅存的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就上升为头号敌人。俄罗斯反而等而次之,一则俄罗斯本身就是欧洲文明系统,二则普京与川普关系暧昧,二人和解的可能性,与俄美之间和解的可能性都很大,通俄门实际上就是普京与川普暗通款曲的一种侧面印证。

        试想,如果俄美走向和解,俄罗斯回归成一个欧洲国家,政治体制更加民主,普京也完成历史使命离开政治舞台;再加上中东的巴以关系得到稳固、伊朗和叙利亚问题得以全面解决,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不是削弱了,而是增强了!

        如果对世界格局有这样一个清醒的认知,那么中国如何应对就有了一个基础:那就是既不能与美国硬碰硬,又要在这种孤立无援的境地之下,从更宏大的视野之下维护国家利益。

        这就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

 

 

中国需建立刚柔并济的弹性外交模式

 

       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之前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就曾提出和平崛起这一理念。这么多年不怎么提了,就是因为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将会急剧改写地缘政治,所以是很难做得到和平的。从欧美的角度而言,这是掩耳盗铃,所以后来我们也不提了。

        随着国力的增强,邓小平时代所倡导的韬光养晦这一外交政策,也显得日渐不合时宜。

        硬碰硬的战狼外交,可以存在于民间,但是对于国家整体的外交模式,则一定要吸收中国传统的政治智慧,构建上善若水、刚柔并济的外交策略,更贴近中国人的性格特质,也是目前唯一的应对之策。

         目前可以预见的是,美国可能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疫情追责问题、中美贸易等五个问题上持续发难,如果应对不当,则每一个领域都会成为雷区:

        南海问题:

        美国自今年发布南海声明之后,已经明确表示不承认九段线,坚决要把南海作为国际海域,并且誓言维护航行自由,强烈反对在国际海域的岛礁上构筑军事设施。美国这一宣示,得到南海海域周边国家的明确认同与支持,美国出面执法就有了坚实的法理基础与舆论支持。

       美国极有可能选择南海作为显示其政治意志的试金石。因为打击南海造成的实际损失小,美国推演到中国不会因为损失几个岛礁而向美国宣战。不排除美国要求中国限期拆除岛礁军事设施,如果中国不答应,美国直接用导弹轰炸,把南海岛礁当做海洋靶场。

       这一做法本小利大,既能让中国难堪,又不会给中国造成太大的实质性损失,还能给中国以极大的心理震慑。

        南海问题已经成为摆在眼前的危机,美国针对南海出手最有可能的时间窗口是今年11月大选之前;南海问题如果不尽快做好预案,可能会面临打了没法还手的尴尬境地。

       香港问题:

       实际上就是国安法在港的执法落实问题。虽然有部分国家支持,但是也得承认,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主流国家是反对国安法的,美国的统一战线很长,欧美对香港国安法的观点高度一致。

        不久前王毅部长访问欧洲,所到之处,没有一个国家不提香港问题的。如果用务实的态度来讲,香港国安法操之过急,极有可能面临国际社会的全面反对,也已经严重贬损了香港的国际地位。

        建议中央政府对于国安法在港实施,应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宜强行推进。中央政府应尊重香港的司法审判系统,否则香港的法官也不会配合,导致国安法的施行犹如捉放曹游戏,港警不停抓法官不停放。

        香港问题若处理不当,则影响深远,美国会借助香港人权议题进一步联合其他国家,会形成一道坚固的国际外交锁链;而且美国和部分国家会持续支持香港的反对派,一旦颜色革命成功,香港将会全面失控,出现一个反对中央政府的香港特区政府,也不是没有可能性;所以香港问题,仍然回到怀柔的格局之下,对港独进行严格甄别,只要没有台独主张,仅仅是政治反对,就不要太计较。要给香港年轻人出路,允许其成立政党并参与议会党团选举;而且要切实落实香港的双普选,中央政府要完全放手,只要不搞港独,遵守香港法治即可;香港问题如果持续恶化,会给台湾树立一个一国两制难以成功的反面样板,对于解决台湾问题也非常不利。

        台湾问题:

        美国不断提高官员访美等级,而且对台军售变本加厉,没有丝毫收敛之势。美国售台66F16战机,以及新型反登陆坦克已经使得两岸的军事始终保持在基本平衡,甚至在空战力量上,台军力量更强;不排除美国继续升级美台外交关系,建立领事级外交关系的可能性很大(美驻华使馆更名就是一个潜在信号);也不排除美国出台新的护台法案以更清晰的姿态协防台湾。

       台湾问题还是要本着两岸一家亲的原则,积极寻求政治和解的解决之道。

       香港的体量这么小,一国两制就难以顺遂,何况台湾那么大的体量?两岸事实上的分治与冷战同步,也近百年。台湾的名称只是一个名头,因为这个名头,海峡两岸兵戎相见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主权共享分治,即类似于邦联体制,可能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佳方案,一国两制已经在台湾没有任何市场。所以要在台湾问题上有更进一步的顶层框架设计,让两岸的关系有转圜的空间,否则军事冲突不是不可能,而且不仅面对的是台湾军队,还要面对强大美军及英、日、澳等国际联盟。

       就目前大陆空战海战力量而言,要想制衡美军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重要的是如果中美发生类似韩战那样的军事冲突,则会葬送几十年改革开放成果,中国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就会戛然而止。这种军事冒险,代价之大,无法想象。

        所以台湾问题仍然要本着以柔克刚的原则,不能轻举妄动,既要对台独保持威慑和压制,又要为两岸设计更有想象力的顶层政治模式。

        疫情追责问题:

       一定要看清楚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不满是源于中国非常严苛的言论管制制度,导致疫情这样的重要的信息总是得到屏蔽。要想让国际社会对中国疫情追责的怒气能够平息,最好能在言论管制体制方面要逐步放松,要有一套与互联网高度发展模式相适应的言论管理体制,否则靠大规模删帖封堵等办法,既加大了互联网企业的运营成本,也不利于社会的健康,病态的稳定将会扼杀社会的活力与面对危机的预警能力。

       贸易战方面:

美国要求中国减少关税和贸易补贴,以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等级,还是蕴含着很多合理因素。建议贸易方面通过多轮谈判,还是可以解决的,否则中国的高科技产业面临美国的封堵,越来越举步维艰。

        如果中国的经济因为贸易战造成大幅度的滑坡,反过来会引发经济危机,继而会引发政治危机。在贸易方面科技方面,与美国进行有利有礼有节的谈判,争取一个相对不坏的结果还是有可能的。总之,要避免与美国经济脱钩,与国际经济大循环脱钩,尊重国际商贸规则,切实落实知识产权保护,才是改革开放的应有之义。

       

        以上是关于中美关系的一孔之见,未必准确,权当抛砖引玉。

 

抱歉!评论已关闭.

Wopus问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