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边疆
我们被自身的记忆支配(we are what we remember),这是历史研究者的老生常谈之语,但它仍能深刻地说明“历史”的现实意义。如蚕织茧,让自己生活其间,我们也创作及相信“历史”,让自己沉浸在“历史”所建构的世界里。对周遭发生的事,我们或感到哀怒,或奋臂疾呼力争,或抛头颅﹑洒热血;无论如何,历史记忆为我们塑造一个世界,并为我们在其间安排一种特定的身份认同与位置。我们成为中华民族中的汉族或少数民族,台湾人或美国华...
阅读全文